ngonyee_snooker_150822-2

【體路專訊】對運動員而言,世界冠軍絕對是夢寐以求的榮譽。今年是吳安儀的豐收年,自四月首奪女子職業世界賽「WLBSA世界女子桌球棉鏢賽」個人冠軍,今月11日再度於「世界6個紅球錦標賽」封后。然而,站在世界頂峰的安儀,字典裡未有「滿足」二字,她要繼續挑戰頂級男子桌球手,她要打破女孩子不能打桌球的框框,以行動證明「我是一個時刻保持飢餓感的桌球手」。餓,才有動力更進一步,Stay Hungry!

談及對桌球的初衷,同是桌球員的爸爸吳任水自然對安儀影響深遠,但除此之外,原來小女孩早已渴望披上爸爸當時身上那套型格紳士比賽服,安儀解釋:「對我而言它有著特別意義,因為小時候看到爸爸比賽時穿上它覺得很有型,當時就很好奇及渴望嘗試穿起這套比賽用的紳士制服,所以某程度上是它吸引了我打桌球,到現在每次比賽前我都想整整齊齊地穿上它。」 直認自己是「男仔頭」的安儀,亦有著服裝小秘密:「很少人知道我有一副比賽專用眼鏡,而且除了眼鏡以外,煲呔也是我特別喜愛的物件之一,我有近二十條。每樣物件皆有代表性,眼鏡在場上帶給我安全感,煲呔則代表了變化多端的比賽。」

onyee_ng_billiardsports_snooker20150820-01

處處存在的無形界限

有時候,空有一股熱切飢餓的態度可能未必足夠,社會上總存在各種規條、聲音驅使你我放棄想做的事,「桌球是男孩子運動」、「女人應該相夫教子」等等。幸運地,吳安儀的態度夠強硬,引領她走進男孩子世界挑戰自己:「雖然未有想到要顛覆男子桌球界,但我自小就進出桌球室,當時的小女孩在桌球室出入一定會吸引奇異見光,回想起來我從來不介意,還有點享受。」只要得到足夠分數,世界桌球錦標賽歡迎男女子同場作賽,換言之一項傳統上只接受男士參與的運動,可以讓女勢力抬頭。在吳安儀出現前,有誰想到「四眼妹」結合桌球這項傳統紳士運動,會成就一個屬於香港的世界冠軍,並有機會去挑戰男權傳統。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安儀明白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全世界多項運動包括桌球,女男參與人數和獎金待遇失衡是其中一種痛症,她沒有因此認命,但亦不敢空想自己的成功能夠在短時間為桌球界帶來大衝擊:「我對桌球的初衷從來沒有變,獎金不是我最大的考慮,我從一開始打波就沒有計算過獎金高低,我是因為喜歡桌球、喜歡這套紳士服才走近桌球枱的。我要不斷進步,早前與數名男子職業球手對賽是很好的經驗。同時,奪得世界冠軍之後,能夠帶出女孩子可以打桌球這個信息,也是我其中一個目標。」熱衷嘗試的她又透露自己對高爾夫有興趣:「我覺得高爾夫同桌球很相似,既是靜態紳士運動又很受環境因素影響,有機會的話我會嘗試去打高爾夫。」

ngonyee_snooker_150822

世界冠軍的自我突破

出於不斷嘗試及學習的「Stay Hungry」性格,安儀在冠軍路上因而不斷脫變並取得成功:「我輸波會哭,但我不期望別人安慰我,因為人生一定並不只這個比賽,所以我很快便能令自己回復過來,這是作為球手需要做的事。因為桌球,令我學懂在比賽場上收起女孩子情感豐富的特質,令自己堅強起來。」從前非常在意勝負,去年更因為成績想過放棄桌球陷入低潮,安儀因此積極改變:「我是一個急著進步的人,經歷低潮期後,發覺自己原來過份執著場上打失的波,經常在比賽途中回想失誤,令自己一直不能回復狀態,所以及後我告訴自己要尋求突破,就要全力享受於比賽當中。」

由於爸爸吳任水「水哥」同是桌球運動員,自然兼任安儀的桌球教練,安儀笑說小時候已經十分傾慕爸爸,視他為學習對像。到安儀長大後,兩父女經常一同四出參賽,安儀從爸爸身上學習的心卻依然沒有歇息:「爸爸在桌球場上完全沒有脾氣,就算在比賽中諸事不順,我也從未見過他發脾氣,遇上困局他也是發自內心的一笑置之,這完全是紳士表現及我一直在好好學習的地方。」 「我會以什麼也不懂來形容自己,爸爸則是一個什麼也懂的專家,他會陪同我四出作賽、為我的桌球桿保養,沒有爸爸就沒有我,是他令我找到桌球的樂趣。」小時候父女倆的話雖不多,但不時她也會向爸爸交出一個如蜜糖般的輕吻,保持親密接觸。因為桌球,大家多了共同朋友及話題,令父女倆更加甜蜜。「水哥」一直都沒有限制安儀「繼承衣砵」,到安儀真的成為了桌球手,他擔當的,是她的後盾。久而久之,安儀發覺父女倆最相似的原是性格,安儀說:「我們都是固執的人,只要是認為對的事,例如桌球,我們一定會堅持。」

經歷12年桌球生涯,成為了世界冠軍,吳安儀成功達到桌球事業頂峰,但另一邊廂,安儀仍要在9月開學為學業奮鬥,那究竟是開始還是終結,對於不斷保持飢餓態度挑戰自己的安儀而言,必定是前者。據說「水哥」在安儀小時候會在桌球氈上劃下三角,讓安儀自己控制白波走進這個區域,今天這個世界冠軍應該輕易做到了,接下來要怎樣繼續挑戰自己,拭目以待吧!

文:曾旻朗

圖:Brian Production LTD.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Brianching

Photo By Brian Ching

今集《#MondayFeature》請來擁有近二十年新聞攝影經驗,曾任職本港多間中、英文傳媒機構的著名運動攝影師程詩詠(Brian Ching)為吳安儀操刀。 在Brian眼中,他認為吳安儀成功的背後,一定離不開她的父親吳任水,所以在構思照片時,已希望邀請兩父女一起拍攝:「其實很難才想到如何將他們二人放在一起拍攝,到後來以這剪影的方法,將他們二人身體融合在一起,表達他們二合為一的精神,就像安儀的成功背後就有『水哥』在支撐住,在精神上,以至維修保養桌球器材,都有『水哥』支持安儀,有如她的軍師。」

brianching_ngonyee_150823-1

Brian亦刻意放棄了拍攝安儀正面樣子的概念,因為他相信桌球界無人不認識吳安儀,但在拍攝時亦遇上難度:「拍攝當日我沒預計桌球室的光線會太光,也受地方限制,故幸好我預備了黑布擋住外來光線,甚至是天花的燈光,因為這張剪影相很易受外來光線的影響,因任何光打入圖片,都會影響二合為一的構圖。」但由於Brian要在圖片中加入桌球元素,故除要控制二人身體「夠黑」之餘,亦要控制有燈光打在前面的桌球上,所以存著技術的難度。

brianching_ngonyee_150823-2

至於第二張相桌球檯上的球都是由安儀自己set出來,希望真實反映出比賽時的難度。「這照片我以連續曝光的方法於同一張相上,凝造出檯上的球都在發光一樣,大家亦可留意她的後手是有動作,帶出桌球是一項很集中的運動,每一動作都要很細緻。」

brianching_ngonyee_150823-3

 

image_pdfimage_pri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