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訪】這一刻你認為很重要的事,到下一刻未必同樣重要。每個人的選擇,是隨着年月和心態而轉變。當了十年黃金戰士的方誠義「阿GA」,兩年前毅然轉投東方籃球隊追逐職業夢,今季季前重返母會永倫,這位30有4的大前鋒表示,除了籃球,生命中還有其他想追求的事。

方誠義今季重返母會永倫。(資料圖片)

2003年加盟遊協,2006年轉投甲一隊永倫,2年前成為首批香港全職籃球員之一、加入了東方籃球隊。來來去去,令人印象深刻的還是他披起「黃色戰衣」的日子,10年間助永倫7奪甲一總冠軍,他與潘志豪、香振強、周迎堅的正選拍檔,讓球迷留下一幕幕美好回憶。

資料圖片

今季重返母會永倫前,方誠義早為自己定下的目標,目標當然如舊—劍指冠軍,但同時亦多了關於自己生活的目標:「首要的目標當然是協助永倫取得銀牌和聯賽冠軍,雖然球隊的替補力量沒南華強,平均年齡又比對手高,但並非『無得鬥』。」最終球隊在上周銀牌終極一戰以兩分險勝南華,相隔4年再次捧起銀牌獎盃(相關報導:【銀牌籃球】羅意庭第三節被逐 泰那轟38分領永倫大逆轉封王,「阿GA」賽後在社交網絡宣布太太懷孕的消息之餘,亦感謝她一直以來的支持。

長大了除了在追求昔日的籃球目標外,年齡漸長也自然多了一種「安定下來」的想法。「去年真的很忙(當全職籃球員),試過後就想停一停,放多些時間陪伴屋企人。」人生到了不同階段,當然會有不同的優先次序。當初有感本地賽事競爭不大,希望衝出香港而轉投東方,圓夢過後,或許是時候在工作和家庭兩方面取個平衡。

回顧兩年的全職生活,除了訓練量大增外,「阿GA」還需要飛到不同地方作賽,他指最深刻的事就是真正感受到當職業球員是怎樣的一回事:「有一次打完銀牌,第二天早上就要飛往越南作客,未有時間恢復就要打第二場波,落到場根本『跑唔郁』,但一直提醒自己要跑、要防守,比賽後累得什麼都不想做,飯都不想吃,只想訓著不動,那一次感覺很難忘。」難忘,同時也令他想起自己的生活。

有時候在過程中學到的比結果更重要,在東方的兩年間,「阿GA」除了有機會在球場上面對實力強大的外援和亞援之外,能夠跟隨西班牙籍教練艾度托利斯,是他的另一個得著:「他很仔細做每一件事,對球員的執行性要求很高,所以學到的東西很多,我的中距離也穩定了很多。」

即使東方回到主場打,也不是場場爆滿,跟東南亞其他國家的氣氛相差很遠。

不過這個「職業夢」跟他當初想像的是有落差:「感覺上差少少,因為沒一個自己的主場練波,整體設施和配套都差一點。」他舉例,台灣和中國的球隊大部分都擁有自己的主場館,有屬於自己的健身室和休息室,球員不需要四處走,亦不用受場地時間限制。不過,「阿GA」亦明白球隊所面對的困難:「始終香港地少,如果要有自己的地方需要投放大量資源,不過如果做到,無論對球員或球隊管理都是好事。」缺少屬於球隊的主場館,亦延伸另一問題,就是主場氣氛:「即使東方回到主場打,也不是場場爆滿,跟東南亞其他國家的氣氛相差很遠。」

ABL的作客氣氛較香港更熱烈。

點名稱讚遊協黃律堯

儘管如此,首次衝出香港參與東南亞職業聯賽(ABL)就帶領球隊成功封王,亦是職業生涯的一大收穫。東方在今屆ABL季後賽四強止步,未能成功衛冕,「阿GA」認為今屆的隊伍比上年強,而且個別球員質素很高,東方要過關自然有難度。回到本地,永倫要封王,最大的阻力就是「死敵」南華,要提升替補力量,青年軍是不可缺少的一環。被問到最欣賞的年青球員,「阿GA」點名稱讚效力遊協的黃律堯:「他應該是自羅意庭之後,第二位在球場上視野最好的球員,可能比『阿庭』更好,因為他不只進攻,其他方面也很全面。」

黃律堯(右)

曾經在不同的訪問說過,打多兩、三年便會退役,「阿GA」直言除了籃球外,亦想在多方面發展,包括上月跟隊友潘志豪合資開設以運動為主題的酒吧。「阿GA」亦坦言,過了30歲之後,慢慢感受到身體變化:「特別是比賽之後,真的要用多很多時間恢復,如果受傷影響就更大。」不過這位大半生奉獻了給籃球的人,表示他還未想停止進步:「始終是自己最喜愛的運動,希望可以打耐一點,見劉子健、周迎堅打到接近40歲都還在場上,我覺得自己都可以打多三、四年。」2007年在本地甲一籃球「明星賽」膺「入樽王」而冒起的昔日小將,轉眼間在10年多後的今天談起退役的倒數日子,站在甲一賽場上的時間或許有限,但方誠義還是那位「四肢發達」的大前鋒,目標還是本周五開戰的甲一聯賽總冠軍。

 

香港男子甲一籃球聯賽開鑼戰賽程:

  • 日期:5月4日(星期五)
  • 地點:修頓球場
  • 時間/賽程:
    晚上7時 飛鷹 vs 永倫
    晚上8時40分 南華 vs 南青

圖、文:溥儀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