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訪】人大了不難發現,人際關係會變得複雜,能找到一位知心好友是種小確幸,這3字亦正好形容泳壇「美人魚」與「蛙后」的關係。香港游泳隊的兩大代表人物,歐鎧淳(Stephanie)與江忞懿(Yvette)叱吒泳壇,風光背後含辛茹苦外,還在泳池中建立了一段非一般的感情,讓游泳這項個人競技變得不再孤單與寂寞。

時間回到十多年前,以嶄露頭角形容初出道的Stephanie及Yvette或許不太準確,事實上兩人小時已光芒四射,前者以16歲之齡獲2008年北京奧運入場券;後者更在年僅13歲時已打破100米蛙泳香港紀錄。同樣年少游出成績,現在同為香港泳隊代表性人物,兩人應該自小已惺惺相惜吧?

「第一印象?她是個男仔囉!那時她是男孩子的外型,就穿上泳衣最像女孩。」當時彼此還不認識,兩人對彼此的第一印象不是游得多快,Stephanie說Yvette給人感覺像男孩,Yvette則以「淳姐駕到」形容對Stephanie的印象:「我小時有點『鵪鶉』,她則是泳池大家姐,勁有霸氣,一來就『你講咩呀』、『你做咩呀』這樣。」Yvette還特意提高音調來模仿她。

當刻幸好有你在,當然你都幸好有在我啦!—歐鎧淳

兩人性格不盡相同,不過作為港隊的大家姐,Stephanie還是相當照顧年輕一歲的Yvette,她憶述某次泳隊歐遊的經歷時指:「那時我們去柏林,還不太相熟,她(Yvette)很喜歡拍照,拿著一部大相機,有天我們女孩三五成群外出,在陌生的地方當然一起走,但她突然往另一個方向走,原來她只看著相機內的風景,被相機牽著走。」Stephanie看著在旁已笑得合不攏嘴的Yvette還補充了一句,「那時她才15歲,但到了現在還是這樣,只是沒有從前這麼嚴重。」

從Stephanie的表情,大概可以感受得到她當時的無言與無奈,那麼又是甚麼讓兩人距離拉近?答案相信無人猜得中,竟是在5年前,於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就讀期間一同捱泳隊教練鬧!兩人說:「那時生活比較簡單,只有游水及讀書,她看著我被鬧,我看著她被鬧,然後好嬲,就一起坐下來鬧人,鬧完便繼續練……」

現在說起來輕描淡寫,但其實當時Yvette正處於人生中最低潮的時間,想過放棄游泳,亦退出過泳隊,她說當時的世界是麻木與灰暗,Stephanie跟她說「會過去的」沒能讓她釋懷。現在浴火重生以後,她卻份外感激這位昔日陪伴左右的好友,「當刻幸好有你在,當然你都幸好有在我啦!當時真的無人可以分享,碰巧兩人來自同一個家鄉,又天天被鬧,可以跟誰分享呢,就是她囉!」

患難見真情外,兩人亦合作代表香港出戰接力項目,背、蛙、蝶、自,游第一棒的Stephanie折返觸池,第二棒的Yvette隨即躍入水中,不足半秒、沒有實際接觸的交棒過程,兩人卻已培養出默契。

現在在報章雜誌上見她多過在泳池見到她,但傳媒報導不會影響我對她的看法…—江忞懿

「神交」的好隊友

贏過亞運獎牌,去過里約奧運,近年兩人在游泳以外各有不同發展導向,Stephanie半隻腳踩入娛樂圈,Yvette亦接下不少廣告,見面時間減少,但這份感情未有隨時間變淡。「不用特別聯繫及維持呀!好朋友就是,不用經常見經常說話,但一見面感覺就自然回來。」Stephanie這樣詮釋兩人的感情,也不忘幽Yvette一默,「我知道的,她最好的朋友都跟她『神交』,可以不說話但卻是好朋友,我好開心現在我已昇華到這個地步。」Yvette也說,那份感情仍然在:「現在在報章雜誌上見她多過在泳池見到她,但傳媒報導不會影響我對她的看法,我認識最原始的歐鎧淳,相信她往後也是這個原始的歐鎧淳。」她們說,一見面,感覺不言而喻。

談過5年之前的友情,再談及5年之後的將來,Yvette似是未言退,Stephanie忍不住在旁說了一句:「你真的打算5年後還繼續游?5年!即是奧運之後再游多一次亞運,還游?」Yvette回應道:「我覺得難得找到自己喜歡的東西,可以做就繼續做,繼續享受這項運動與競技。」的確,找到熱衷的事情,是工作也是目標,當然難得;但其實在路途上找到知心友共患難共富貴,游過高山低谷,更難得。「美人魚」與「蛙后」同屬水性卻可以是風馬牛不相及,然而難得原本沒有交集的兩者卻在5年間游出深厚感情,夫復何求?

圖:Brian Ching Production
文:何子淵

Brian Production LTD.

Brianching

今集《#MondayFeature》請來擁有近二十年新聞攝影經驗,曾任職本港多間中、英文傳媒機構的著名運動攝影師程詩詠(Brian Ching)為泳壇大師姐歐鎧淳與江忞懿操刀。

眼見兩位飛魚近年多在不同類型廣告上出現,Brian希望以最原始的運動員模式來呈現這張相片。而構圖最高難度是要讓兩人同時出現在相中,幸而兩人確是分別游背泳及蛙泳,剛好是觸池及跳水的動作。而在拍攝過程中,Brian今次未有潛水,改於岸上以Wifi連接Ipad對焦,以避免受波浪影響拍攝位置。除了憑感覺對位外,另一困難之處在於水會將影像放大,因此Brian透過捕捉時機避免了出現兩人身型不同的情況。

至於在水底下的獨照,則由兩位飛魚分別為對方拍攝。提及兩人在水中的合照,Brian指是在訪問期間聽見兩人於美國讀書時關係變得親近,他希望能在相片中呈現這個畫面,故在訪問後拍攝這張喜出望外的相片。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