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06-01BeerRun

Photo Credit: hypeandstuff.com

【體路專欄】小女子曾是啤酒及單一純麥威士忌品牌的市場推廣主任,由於職業關係,與洒精結緣,但因為越喝(或年紀越大)越肥,就開始了跑步的生活習慣,有時候參加完比賽,也會想和大家一起喝解暑的啤酒、吹吹水。又或許,爸爸也喝,從少就不覺得喝酒有什麼問題。酒好像那就是社會公認的交際手段,從來沒有想過對與錯,但當飲酒這回事,應用到一邊跑一邊飲為比賽時,世界上不同地方的人,又有什麼的經驗和想法?

法國波爾多梅鐸紅酒馬拉松是我自己認為臨死前要去體驗的馬拉松。就因為在一些人的心目中,跑步是極悶的運動,當有人對你說原來跑步可以和佳餚、cosplay、美酒可一起做的時候,你會覺得:嘩!太好了!我要去試!

有位sub 330(以三個半小時跑完全馬)的愛紅洒師姐在紅酒馬拉松前段跑「快一點」,然後在三十多公里後的美酒區開始慢慢品嚐大會最貴的紅酒,看她伸手取波爾多紅酒的照片,每次想起那情景,我也忍不住笑起來。

其實香港的啤酒跑,已經有數年的歷史,據知第一個是Beer Dash,在離島的外國人發起的Fun Run(歡樂跑),而近年更加上全城街馬的Beer Run,不知道是否在更多傳媒的報導下,就有更多不同的意見,今時今日才突然發現有許多反對或「正義」聲音,「啤酒Fun run跑」突然上了道德和健康的高地,令人舉頭仰望。

意見,從來沒有對與錯,能夠引發討論就可以加強溝通和了解。沒錯,酒精被世衛列為與煙草同是第一類致癌物質,然後我的朋友就放下我給他看的網頁說:「有無咁誇張呀?」然後繼續吃飯淺酌,有時我們無視一些重要的事,就像我們會無視食物中的味精、無視環境污染、無視夜睡、無視忠誠……還有什麼,我們值得重視?

我知道,我還是:天真的跑友,因為我只為開心,我只是一個平凡的素人,你們可以義正嚴詞,而我,只是一個跑了七年的人。(心痛哭了,我為什麼不可以哭?)

作者:鄭素素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立場)

image_pdfimage_pri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