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eg

【體路專欄】六月下旬,正值學生派發成績的季節;同時亦是學校公佈老師晉升結果的時間。從事教育界的朋友,入職之初固然懷著熱血,希望用自己的力量貢獻社會,用生命影響生命;但老師都是凡人,都要吃飯、糊口,尤其在一切都是「土地問題」的城市裡。只談「理想」亦難以生存,於是當在學校工作了一段日子,自己希望可以透過晉升而獲得更加豐厚的薪金,實在無可非議。

香港教師資格大致可以分為文憑教師和學位教師兩大類,包括筆者在內,目前仍然有不少老師都是從師範學院訓練出來。在那個年代,由於學院所開辦的只是文憑或證書課程,當年輕人告別學院,踏入教育現場,眼見身邊部份同事手持大學學位(任教主科),自知學歷比下去;又反正初出茅廬,縱使起薪點略有分別,又怎會介意出身於「文憑」?但當人年長了,在職場打滾了好一段日子,知道「文憑」與「學位」最大分別在於薪酬和晉升差別時,目標自然明確得多。「專業進修,取得更高學歷」正是本地教師的常態,而筆者知道有不少同業更加積極,在持續進修的過程中甚至取得碩士以上資格。

當老師幾經苦讀,繼而取得本地認可學歷資格,然後懷著百般信心和喜悅向校方申請轉職時,校長卻面有難色,然後向老師報以欲拒還迎的態度解釋一番,表示體育科難以跟主科看齊,因為本校體育科沒有開辦公開考試,相比起主科老師所面對的挑戰略有不同。接著,校長又會正面肯定體育老師在學校的價值,最後補充一句:「我個人非常肯定老師你的努力,但你也要明白我作為管理層,需要謹慎運用整體人力資源的安排……」那一刻,申請轉職的老師根本不會,也不能接受校長的意見,然後又渡過失望的一年……

相信不少同業也曾經歷上述的情境,當中能夠成功突圍的實在是異數,而且當中可能存在著許多連計也計不到的際遇,例如老師和校長在年輕時一起為學校打拚;又或者老師身懷「絕技」,管理層認同學校不能缺少你云云。而失望的老師為了獲得晉升,唯有扭盡六壬,用盡不同的方法希望獲得校方垂青。

筆者眼見同業最多是以「上岸」方式改變自己在學校的價值。老師放棄任教體育科,把教學工作轉移至其他科目,中、英、數、電腦、通識……總之學校有在公開試開辦的科目就是同業的目標。當然,老師需要付出額外時間作專業進修;十年八載後,已經沒有學生(或老師)知道老師昔日的身分了。另外一種為自己爭取獲得晉升機會的,就是在學校的行政部門發展潛力,最熱門的三個部門分別是訓導組、活動組及總務組,只要升格為該部門的主任,就有了向校方爭取議價的能力。

無論選擇上述哪一種方式,其實亦等於認同校方把體育科矮化的態度。當然,若果要面對現實生活,相信許多同業也不會純粹為了理想而跟自己的前途對著幹。但今日的教育界,豈能認同老師持有相若學歷,但有不同的待遇?當有學生向筆者分享,希望將來可以當上體育老師的時候,有時都不知道應該支持抑或反對吧?

新特首剛剛上任,已經在教育開支上大灑期票,釋出善意。只要政府能夠再動動腦筋,花點心思,然後定出時間表,讓我們的教育現場再進一步邁向全學位化,筆者相信除了獲得同業的支持外,亦可以有助穩定教育界。當然,即使目前仍然有許多同業的際遇未及主科的老師,但也不能夠感到絕望;在工作上我們反而需要抱有「潛龍勿用」的態度,繼續認真投入工作,「不絕望,我們才有希望。」同業們,大家繼續努力共勉!

 

image_pdfimage_pri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