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2_fencing_cheungsiulun_02

【體路專訪】「心裡想著好想突破、好想突破,但現實總是在埋門一腳撻Q!」連續12年在亞錦賽收獲銅牌,好像成為張小倫心裡的一根刺。深知半杯水哲學的花劍大師兄對奪獎雖有另一番見解,但擁有頑強意志的他豈會就此罷休?本周開戰的亞錦賽可能是他重上高峰的踏板,亦是在生涯黄昏迎來再次証明自己的良機。

無懼「千年小三」之名 盼亞運成為最後舞台

張小倫早在7年前的廣州亞運証明實力,擊敗世界冠軍雷聲,最終摘銀而回。3年後他亦在天津東亞運勇奪男子團體賽金牌,但其餘皆是一面又一面的團體賽銅牌。小倫曾經自嘲是「千年第三」,但背後卻不滿意停留在樽頸位。劍擊場上的勝負在於電光火石之間,最後關頭才落敗,他承認自己是技不如人,不過屢獲銅牌對劍隊而言亦是好事:「起碼全隊在目標上的定位會更加清晰,而且有成績的時候,大家便會有更大動力去尋求進步。」過程與結果並重,就是張小倫的全新領略。

20170612_fencing_cheungsiulun_0520170612_fencing_cheungsiulun_04

明年亞運後封劍退役

亞運會是張小倫的成名戰,故他希望完成明年的亞運便封劍退役,所以今年極有可能是他最後一次出戰亞錦賽。從前的劍隊成員因各自理由而分道揚鑣,使他在上屆亞運後曾萌生退意:「身邊隊友一個接一個的走,只剩下我一個時,已經覺得沒有動力再去衝擊任何東西。始終每日一起訓練和比賽,見他們的時間比見家人更多,那一刻突然覺得很徬徨。」因為劍隊,他決定留下,等待後起之秀的崛起後才會全身而退,結果一等就是三年。

2013年東亞運,港隊奪金一幕。

2013年東亞運,港隊奪金一幕。

這十幾年的生涯像過山車一樣,大起大落。

下月將踏入32歲的張小倫以「過山車」形容自己的生涯可謂最貼切不過,中學畢業後才習劍已經比別人慢了一大截,其後在廣州亞運一劍成名;在事業如日中天之際卻遇上椎間盤傷患(相關報導: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張小倫,失落倫敦奧運入場券;在東亞運揚威過後,劍隊又出現了離隊潮。

「有一段時間只要肯努力,成績便好像火箭般往上升,在每個比賽都有獎牌,先不管它是甚麼顏色,當時能替香港奪獎已興奮到瘋了一樣。」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在乎一線之隔。他理解事情總未能在如意下發展,而在當中鍛練出強大的意志力,就是他在生涯中最大的領悟和得著。「如果可以將事情看淡一點,做人或者會比較輕鬆。」回望過去,他笑言早已「睇透一切」。

20170612_fencing_cheungsiulun_03

經過數次離隊潮後,劍隊迎來了張家朗、崔浩然、楊子加三位90後新血。相隔一個世代,80後的小倫一開始並不習慣,雙方亦不時產生磨擦:「以前在比賽時完全不聽我的話,於是我和他們一齊發脾氣。他們的脾氣亦相對暴躁,一回來的時候又扔劍、扔頭盔。」怒火只留在場上燃燒,雙方待冷靜下來就會坐下來討論。

去年亞錦賽港隊奪1金4銅,當中張小倫與隊友在男花摘銅。

去年亞錦賽港隊奪1金4銅,當中張小倫與隊友在男花摘銅。

小倫在隊中發揮著領導角色,無論在思考策略,以至控制節奏皆是他的份內事,對於每個隊員的特性也暸如指掌:「家朗一向打得奔放,擁有身高優勢的他觸覺很好;Nic(崔浩然)的打法偏向保守,以穩陣為主;子加就採取主動,力求控制戰場。」三位劍手打法截然不同,小倫要在場邊叫得聲嘶力竭,才使得他們配合。

20170612_fencing_cheungsiulun_01

看著張家朗從小孩到亞洲冠軍,再到世青冠軍,張小倫終於感到安心:「我那一代起碼要打到二十多三十歲才開始有點成績,現時劍隊成員大多在二十歲左右已經成熟,而且就算是香港也可以出培育出世界級劍手。一切在於運動員的選擇,玩運動一定要全程投入,而家朗在這方面做得很好。」他又謂家朗他們應該對自己更加嚴謹,亦願意給時間這群大小孩慢慢改善,希望他們能爭取東京奧運的男子團體賽資格。

當下最大的目標仍是亞錦賽,張小倫期盼自己至少能打進四強,務求在主場打出最出色的一役。談到退役後的打算,因為從教導小朋友身上找到樂趣,故不排除以教練身分回歸劍壇,將多年的劍擊心得傳授予下一代,「如果有機會為香港劍擊帶來貢獻,我是不會離開的」。

圖、文:李子正


「藍十字保險2017亞洲劍擊錦標賽」比賽詳情:

AFC_COVERPHOTO_2017

日期:2017年6月15至20日
地點:亞洲國際博覽館
官網:http://www.afc2017.hk/
作為賽事媒體夥伴,《體路》將一連六日於現場直擊賽事,每日將由4強開始直播賽事,屆時直播影片可瀏覽《體路》Facebook專頁;文字直擊可留意 http://bit.ly/2s5WpUL,詳細賽程請按此

image_pdfimage_pri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