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wing_carmenlee_leeyuenyee_160201-1

【體路專訪】香港體壇有著不少兄弟姊妹兵,李嘉文(Carmen)與李婉賢這對香港賽艇姊妹亦於場上場外親如手足,二人多年來用起滿繭的雙手為港分途征戰,但一年前「李氏姊妹」首次合作,短短一年已於女子雙人艇亞洲盃登頂, 並接連取得亞錦賽銀牌等多個獎項。14年賽艇生涯的Carmen,盼以大手拉小手,與妹妹力爭里約奧運入場券之餘,可為其賽艇生涯尾聲劃上多一個完美記號。

rowing_carmenlee_leeyuenyee_160201-3

兄弟姊妹乒或許於體育場上會產生一定的化學作用,曾於兩屆亞運會奪得三面單人艇銀牌的Carmen,近年與教練商討後,由單人轉攻雙人艇,為盼力爭里約奧運入場券,繼北京奧運後再戰奧運舞台。Carmen與婉賢遂為了共同的奧運夢,兩姊妹一年前於賽艇上組成雙人艇組合。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能於合作短時間內創出佳績,究竟這對姊妹有甚麼秘密武器?「直腸直肚可能是我們的最大優點!」姊姊Carmen笑笑道出自己曾與不少人合作過,但只有與妹妹婉賢才最合拍:「以前我想隻艇怎樣快、怎樣行,我會好直接與隊友說,但因為這樣,隊友們可能會因我說話太直接而感覺不舒服,所以彼此都有所保留。相反,我與細妹比賽時溝通會較易,大家配合反而會更好。」

每朝6時正,當大家可能還在被窩裡呼呼大睡時,Carmen與婉賢已在城門河上拼命練習。

與Carmen獨立、有領導力的人馬座性格不同,妹妹婉賢內心是存藏著巨蟹座那種較依賴、缺乏安全感的性格:「我份人很需要別人從旁指導,家姐正是這樣的角色。」婉賢直言自己最怕孤單,相比起在獨自在城門河上奮鬥,她更樂於與其他隊友一起互相扶持,更喜愛兩姊妹「拍住上」:「以前都是我做師姐帶領一班小師妹比賽,但家姐的資歷、技術都比我好,與她一起比賽,她帶著我會更安心。在我眼中,家姐永遠是我的學習對象。」

rowing_carmenlee_leeyuenyee_160201-2

二人的成功除了是靠著姊妹間的默契外,還是她們夾雜了血與汗的努力成果。不論日灑雨淋,每朝6時正,當大家可能還在被窩裡呼呼大睡時,Carmen與婉賢及一眾隊友已在城門河上拼命練習。談及辛酸的練習,即使是港隊「大家姐」的Carmen亦苦笑了一下;「苦」的除了是因冬天早上起床這件苦差,還有是與妹妹訓練的小爭執:「我一落艇就會很嚴肅,為了她有更大的進步,我會不自覺地給她更大壓力。加上我們兩個都較暴躁,有時練得很累、不耐煩或是意見不合就會鬧交。」在旁的婉賢亦不禁笑著地說:「第一次與家姐夾艇,那時候真怕會給她責罵,因為家姐上艇之後就會成為另個人!不過我們鬧交後很快便沒事,其他人看見我們經常鬥嘴也覺得很好笑。」

「她給予我的壓力逼出我的實力來。」—李婉賢

兩姊妹的關係就是這樣奇妙,雖然不一定比摯友一樣投契,或曾經鬧翻了天,但「她」總是在你失落或開心的時候都會給你最直接的支持。「每個階段都有不同的人幫自己,以前有壓力、不開心會與心理學家、教練傾訴,但現在不開心就會與婉賢傾訴。」Carmen說。至於婉賢亦感謝姊姊一直以來的支持:「3年前是我賽艇生涯中的低潮,狀態、成績都不理想,但正正由去年起與家姐合拍雙人艇,她一手帶起我的狀態,不斷從後面推動我,可以說是她給予我的壓力逼出我的實力來。」

leekaman_leeyuenying_rowling

賽艇人的手繭背後

「手掌沒有起繭也不會是賽艇的啦!」從Carmen的一雙手已可看到她多年賽艇生涯中的付出,獨自在賽艇比賽中留下了不少汗馬功勞的她,明白到賽艇需要有堅定的意志,以及付出無比的耐力和時間。眼見不少過來人熬不住,作為姊姊的她亦寄望沒安全感的妹妹,將來要與自己一樣不要輕易放棄:「我不希望她軟弱,我做得到,我相信我細妹都會做到。我很想她獨立,始終我不能一輩子在她身邊。」

能夠與至親的關係在水道上忘形奔馳著確實幸福, 但畢竟征戰14年的Carmen能夠陪妹妹一起上戰場的日子始終有限。「我一生花在賽艇時間已夠了,是時候停下來,於其他方面作新嘗試。」雖然Carmen明言最遲在下屆亞運後便會退役,但相信這對姊妹仍然是不易動搖、一起共同進退的戰友,她們深信攜手合作同樣可衝破重重駭浪,不管是三月的澳洲公開賽,或是那最重大的挑戰—4月的奧連資格賽。

文:蘇子傑
圖:Brian Production LTD. 

Brianching今集《#MondayFeature》請來擁有近二十年新聞攝影經驗,曾任職本港多間中、英文傳媒機構的著名運動攝影師程詩詠(Brian Ching)為李嘉文及李婉賢操刀。

拍攝及採訪當天下起大雨,令原本早了天黑的冬天,更提早入黑,Brian說下雨天拍攝亦為他添了難題:「當日最麻煩是天色快黑之餘,加上下雨,我本身預計可以拍到一點陽光,但當日卻黑得奇怪,背景的大廈亦沒有光,加上下雨天氣比較凍,所以拍攝之餘亦不停要照顧運動員,以免他們著涼。」

brianching_160201-1

以往Brian亦曾於水上拍攝,今次在河上打燈亦沿用了以往手法及習慣:「以往這系列的照片都是於高處打燈,帶出運動員舞台的效果,所以今次在河上要處理這問題會比較複雜。首次要準備一支長臂,要從岸邊將臂伸出河面三米左右,才可凝造出頂光,同時拍攝時因距離遠,我需要估計按下快門一刻,估計運動員經過時中光的時間。但幸運地,每位運動員每人只拍兩、三次便完成。」

brianching_160201-2

brianching_160201-5

除以上岸邊拍攝外,Brian的團隊亦於拍攝後回程時再拍下一輯圖片,以大廈的燈光作背景。「因為賽艇的訓練比較特別,他們在清晨5時及傍晚,故很多時侯他們訓練時都在天黑之時,故我們都希望凝造出冷清及孤獨感覺,效果出來比想像中更冷清,但我覺得這感覺卻不錯。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