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飛

image_pdfimage_print

【東亞運採訪手記】我在「戰壕」採訪的日子

「戰壕」外的壁球場整體不錯。 當體育記者,沒大可能走進真正的戰壕採訪,但採訪天津東亞運首日賽事,一如以往走進壁球場前的拍攝窗拍攝港隊比賽,怎料卻有走進「戰壕」的感覺。 (more…)...


【全運採訪手記】吃運動員這種飯

全運會曲終人散,昨日採訪香港隊出戰單車公路賽後,教練沈金康談及香港運動員獎學金的問題時,拋下了一句:「運動員這種飯你喜歡吃嗎?」 (more…)...


【全運採訪手記】有些事 只有記者才遇上

有些事,就只有當記者才有機會遇上。 特別採訪公路單車的日子,每次都會遇上人生難忘的經驗。今天一行香港體記到本溪採訪公路單車計時賽,原定採訪後,組委會會安排傳媒車於高速公路接載媒體回本溪的傳媒酒店,不過頒獎禮期間下起大雨,港媒於雨天下繼續採訪銅牌得主張敬樂,怎料採訪未完,回頭一看,現場空空如也。 (more&hel...


【全運採訪手記】沿途就算跌要跌得好看

一身AF型男肌肉、20歲便奪奧運入場券成香港體操第一人、倫奧前紅遍全港,風頭一時無兩,種種名成利就因素下,筆者曾有段時間覺得,石偉雄這小子願意甘心當運動員嗎? (more…)...


【全運採訪手記】再累都會笑

在瀋陽採訪全運的工作,隨著今天場地單車賽完結下,算是踏入倒數狀態。早幾天東奔西走根本沒時間好好休息,特別在馬術場上,日曬雨淋都沒瓦遮頭, (more…)...


【全運採訪手記】有更黑的哨嗎?

未去過全運會的,都應該聽過全運會是最難贏的比賽。今日筆者終於在欖球場見識得到。 今日賽前香港七人欖球隊於決賽理應勝券在握,事實也證明港隊於決賽由頭帶到尾,實力一面倒。但要在全運會贏金牌,豈又這樣容易? (more…)...


【全運採訪手記】沈教練 不用說對不起

今天是來到瀋陽後,首天正式採訪全運會的賽事。「山地興」陳振興抽筋下奪得銅牌,賽後筆者與行家走到沈金康教練前採訪時,沈教練第一句就說:「對不起,我們沒有拿到金牌。」 (more…)...


【全運採訪手記】迷失全運

傳媒中心規模好比亞運會。 【全運採訪手記】今早(29日)凌晨與一班香港體記行家抵達瀋陽,幸得組委會安排接機,否則兩、三點都未必回到酒店,最後取了採訪證件及辦理入住手續後,回到房間大覺睡,早上起來工作,才有空看看瀋陽這個從未接觸的地方。 (more…)...


我的快樂籃球時代

小學時候接觸籃球的那個年代,米高佐敦已經是「神」,身邊朋友人人模仿上籃伸脷的表情,明明入唔到樽,都要好似入樽似的走籃,那個年代是芝加哥公牛對猶他爵士的年代。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