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ketball_ngwahfung20151221_02

【體路專訪】青春是每個人的財富,但你的青春又花了在哪裡?前香港籃球代表吳華峰就選擇花上人生的19年,以低調的作風在球場上默默耕耘,成為球隊的無名英雄。時至今日,同屬黃金一代的戰友一個個退下,剩下37歲的吳華峰亦在今年決定退出甲一,然而他帶走的除了遺憾,還多了一份使命感。

basketball_ngwahfung20151221_00

起初我以為他讚我好像『波爾』打NBA那麼勁…

沉默、寡言,是37歲的華峰一向給予球迷的印象。他曾效力香港三大甲一球隊(永倫、福建、飛鷹),其中更代表永倫拿過3次冠軍指環。手戴本地籃壇最高榮譽時,但誰又想過初中時的華峰只是一個「運動白痴」?「小時比較內向,只喜歡打機,對運動可說完全沒有興趣,當時拉我第一次接觸籃球的人就是梁國成。記得那時候我們13、14歲,他貪我高,所以經常拉我去街場跟隊鬥波,還幫我起了個花名叫『波爾』,起初我以為他讚我好像『波爾』打NBA那麼勁,怎知原來他只是笑我好如『波爾』一樣只有高瘦兩字。」

basketball_ngwahfung20151221_08basketball_ngwahfung20151221_03

至於「波爾」這名字,轉眼間亦已跟隨了華峰20年,同樣華峰與梁國成的兄弟情亦然。上季梁國成任教的福建陷入低潮,人事變動、球員傷患,華峰為了「兄弟」才決定留守一年。但聯賽煞科後,華峰亦終決定與征戰多年的甲一賽場說再見。退役決定看似突然,但其實華峰早於3年前已萌生退意,他坦言家庭是他的最大考慮:「一直以來對,見隊友時過可以說多過見家人,每次練波回到家中已經是深夜,有一晚我回到家裡看見當時讀幼稚園的大女在客廳沙發上坐著,後來從太太口中才得知,原來她要在沙發等爸爸回到家才肯睡覺。」由那刻開始,華峰發覺已忽略了家人。

basketball_ngwahfung20151221_02

卸下甲一戰衣後,除了樂做「好爸爸」陪伴女兒,身為中學體育老師的華峰亦要肩負上培育新晉的使命:「我想放多點時間在學生到,不想再分心。我希望教他們何謂自學,始終教練只是輔助,真正學到還是要靠自己。」華峰坦言自己打波亦經常向前港隊中鋒蔡芳裕偷師,慢慢地才找到一套屬於自己的方法。至於眼見部分新一代的青年模彷NBA球星過於強調衝撞性,華峰最擔心的是新一代打波已沒有個人特色。

basketball_ngwahfung20151221_06

basketball_ngwahfung20151221_01

吳華峰與蔡芳裕

「傳媒寫胡國鋒的鋒不會寫錯,偏偏現在也有人寫錯我的『峰』字」

「比起主力,我更甘願成為輔助的角色。」回顧19年的籃球生涯,以100分來計,華峰認為自己只值50分,他苦笑說:「傳媒寫胡國鋒的鋒不會寫錯,偏偏現在也有人寫錯我的『峰』字。」對於「綠葉」角色,華峰沒有介懷,不足的不是個人榮耀,他認為最大遺憾是從未能夠扶助後輩:「自己是老將,對榮譽已經無慾無求,但有時自覺不能夠幫助年青球員上位感到好可惜,就如當年在飛鷹時,幫不到莫家俊、蔡龍德之餘,還阻礙他們吸收經驗。」華峰深明球員需要落場吸取經驗才會進步,他更認為冠軍不是單靠一人之力,必需同時有天時地利和隊友的幫忙,所以他從不介意做場上的「綠葉」。

basketball_ngwahfung20151221_04

人只能活一次,平凡地過或精采地活也不會重來。離開不表示籃球生涯完結,今日的吳華峰雖然選擇踏出戰場,但他最終仍朝自己喜愛的步伐走下去,把籃球的熱情延續到年青一代。同樣地每場比賽、練習都只有珍貴的一次,要蒙混打一場、還是奮力投入,決定權也是在自己手中。

basketball_ngwahfung20151221_01

圖、文:蘇子傑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