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欄】我在上星期六(12月5日)完成深圳國際馬拉松賽的全馬賽事,同時,在我跑畢的各類跑步賽事總距離亦已超過3,000公里(超過由香港至俄羅斯海森威的飛行距離),標誌着這15年業餘長跑生涯踏入新里程。

我在世界各地所跑過的3,000公里並未包括賽前備戰所需的長期訓練。雖這距離看來長路漫漫,但默默耕耘,一步步踏着,堅持不懈,就完成了,滿足感也油然而生。這個過程沒有捷徑,只有刻苦忍耐,這經驗令我明白到,即使平凡如我也可以完成看似不可能的事情。「Mission is possible!」能跑過這段路,我既感恩,亦感到難以置信。

回顧這些年來的業餘長跑之路,我發現長跑除了有助鍛鍊身、心之外,我亦有「靈」(Spiritual)的得着。在身體上,我從長跑中了解到身體的不足,逐步加強多種訓練,令體能可應付長距離、上斜路的挑戰。在心靈上,跑馬拉松令我更感到,藉着上帝的信實──每跑至疲乏的時候,禱告令我重新得力,支持着我完成賽事,及在各方面看顧我,實在感恩。

記得在2012年挑戰世界海拔最高、比賽起點於海拔5,500米的珠穆朗瑪峰馬拉松賽事(Tenzing-Hillary Everest Marathon)。在高山地區,我出現了高山症的症狀,包括頭痛作嘔、十指痲痺等,比賽中途更迷路了,須多跑兩個山頭才找回正確賽道,把一個馬拉松變為「超級馬拉松」。過程中,感徬徨無助,我藉禱告令心靈得到平安,感受到上帝的恩典。

實在衷心感謝上司李慧敏女士(Rose)、恒生同事熱烈支持我參加長跑,此外亦要向各方曾指點跑步的跑手、捐款支持及關懷問候的好友,甚至是跑道旁拍掌鼓勵的途人致謝。當然,最重要的是感謝太太、馬拉松啟蒙導師兼同事楊子江的鼓勵和教導,和我多年的行政助理Pauline的妥善安排。

完成這次別具意義的馬拉松賽事之後,我與楊子江及部分曾一起參加法國武鐸紅酒馬拉松的跑友Raymond、阿賢和他的太太Anita,在香港共進晚餐並佐以佳釀,以作慶祝。他們都是一流的跑手,戰績彪炳;至於那佳釀則是1994年的Dominus Napa Valley,由蘇富比洋酒部高層,好友陳文珣小姐(Michelle Chan)所贈,以紀念我服務恒生20年誌慶,謹在此致謝。

恒生銀行傳訊及可持續發展總監張樹槐(後排)在上星期六(12月5日)完成深圳馬拉松,晚上與跑友(前排左起)楊子江、Raymond、阿賢的太太Anita,以及阿賢慶祝他在各類跑步賽事的總距離超過3,000公里。

恒生銀行傳訊及可持續發展總監張樹槐(後排)在上星期六(12月5日)完成深圳馬拉松,晚上與跑友(前排左起)楊子江、Raymond、阿賢的太太Anita,以及阿賢慶祝他在各類跑步賽事的總距離超過3,000公里。

 

image_pdfimage_pri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