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enteering_20150918-08

在WMOC期間我們住的足球隊Club House。

【讀者投稿】行文之時碰巧是香港足球隊兩場重要的賽事,球員在場上表現的拼勁及體育精神,感染了很多香港人。體育精神就是在比賽中全情投入,不只著眼於勝利、賽果,更重要的是全力以付。本文中的定向比賽某程度體現了這種精神,參加者之中很多其實已達暮年,老眼昏花,甚至步履蹣跚,但他們仍然會盡力衝刺,爭取旁人眼中微不足道的一秒半刻。

上回提要:
我終於完成了O-Ringen的5天比賽,如果大家還有印象的話,我來瑞典還有另外5天的比賽,所以在波路斯完成比賽的第二天(7月25日)便驅車前往哥德堡。

World Master Orienteering Championship(WMOC)。

WMOC長距離入圍賽(2)的會場。

World Master Orienteering Championship(WMOC)

這個比賽叫作世界先進野外定向錦標賽,「先進」是甚麼?其實就是35歲或以上的人士,這個比賽就是讓世界各地35歲或以上的定向愛好者一同比賽,決出一年一度的世界冠軍。基於公平原則,WMOC會以5歲為一組,由35歲開始直至最年長的參加者。今年最年長的參加者是97歲,賽會便特別為他設立了M95組別(M:男子,W:女子)。不要以為這些先進人士只是來輕鬆一下,他們全都非常認真作賽,因為比賽會分初賽及決賽,大家都會努力爭取進決賽A(只有80個名額,其餘就只能參加遺材賽的決賽B及C);而且參加者之中還有很多世界冠軍級人馬,例如瑞士的定向女皇—Simone Niggli(23次世界冠軍,曾經兩屆世界錦標賽橫掃所有4個項目的冠軍,參加W35組別),

orienteering_20150918-02

後面那位便是Simone Niggli,前面是香港定向人兼Blogger—白沙澳王子
(相片來源:白沙澳王子的Facebook)。

瑞典的Mr. Orienteering—Jörgen Mårtensson(90年代的兩屆世界冠軍,參加M55組別)。至於我?我還有兩年才到35歲,所以沒有資格參加這個比賽;不過賽會一如其他世界賽事,安排在同一地點舉行公開賽事,讓其他人一同參與比賽。

由於同行定向友人參加正式賽事,而我跟太太和另一香港定向友人就參加公開賽事,所以25日中午冒着風雨到賽事中心登記及報名公開賽事。

「希望這個星期天氣不太差吧…」心想,不過現實跟願望望總有點差距。

WMOC公開賽 – 短距離

衝向終點的男子60歲賽員。

衝向終點的男子60歲賽員。

公開賽沒有指定出發時間,而且長度較O-Ringen時短很多,所以會比較輕鬆。首兩日的賽事是短途賽,在哥德堡市西北面的新發展區舉行,就是在一個海邊住宅區舉行。短途賽在2003年加入到世界錦標賽之中,通常會在市區舉行,距離短、速度高,方便電視轉播及觀眾欣賞。簡單一句,就是要跑得快、有速度、地圖閱讀要快,在O-Ringen不用跑這麼快,在市區跑的時候總是喘不過氣,而且天氣還可以,總算無驚無險完成第一天的賽事。當第二天習慣了跑動以後,賽程的難度增加了,除了住宅區還途經兩個郊野公園,路線選擇及導航就在這兩個區域犯了點錯,結果時間就比第一天慢了點。

短距離決賽的最後控制點(相片來源:羅國權)。

短距離決賽的最後控制點(相片來源:羅國權)。

香港賽員成績報導

同行參加WMOC的香港定向友人楊國強及羅國權都能在短距離賽躋身決賽A,分別以32名﹙M55組﹚及55名﹙M50組﹚完成賽事。

羅國權於短距離決賽衝向終點(相片來源:羅國權)。

羅國權於短距離決賽衝向終點(相片來源:羅國權)。

WMOC公開賽 – 長距離

始終WMOC都是上了年紀的參加者為主﹙人數最多是55 – 70歲的組別﹚,所以賽會安排比較多的休息日,完成兩天短距離賽事後會休息一天,兩天長距離入圍賽完成後又有一天休息!而公開賽事會跟他們一同休息,加上距離較他們短,所以體力及精神上較O-Ringen稍為輕鬆。如果大家記得上集提及,距離短更不能掉以輕心,因為難度會更高。結果在跑進森林的第一天就完全應驗,賽區在哥德堡東面,除了沼澤還有一大部分是整塊岩石形成的大石山,加上我出發的時候下着香港紅雨程度的暴雨,結果就在無盡的沼澤迷失了十多分鐘;到賽程中後段,犯了一個低級錯誤,沒有用一個明顯的地型特徵去進入控制點,結果又花了10分鐘。6.5公里的賽事,跑了105分鐘,平均速度比O-Ringen十多公里的賽事還要慢。第二天的樹林較第一天容易,而且較多小路,除了第一個控制點浪費了數分鐘外,完成時間比首天好。

香港的楊國強繼續表現突出,完成兩天的入圍賽後,成功躋身M55組別的決賽A,成為第一名參與WMOC長距離決賽A的香港運動員,最終以64名完成賽事。

楊國強在長距離決賽(相片來源:大會相簿)。

楊國強在長距離決賽(相片來源:大會相簿)。

WMOC長距離決賽

幸好決賽不是我,因為今天跑完比賽,晚上就要坐飛機回港,所以基本上不容有失。今天的賽程是三天樹林賽事中最短的,加上我特意最早出發,所以10點左右就可以完成賽事,較為可惜的是始終擺脫不了一個大錯誤,浪費了5分鐘時間。不過最幸運的是今天天公造美,陽光普照,不用擔心濕衫濕鞋如何打包坐飛機。

長距離決賽往起點的指示,大家可以找找有多少組別。

長距離決賽往起點的指示,大家可以找找有多少組別。

而且賽會為求比賽更為環保,所有賽區都安排在公共交通工具可達的地方,賽員不用駕車就可以到達賽事中心。最後一天的比賽雖然是野外的賽事,竟然可以坐電車就可以到達。

為求明日比今天好
陽光普照的北歐,為整個旅程畫上一個完美的句號。兩星期內的10場比賽,無數的沼澤、沾滿泥漿的定向鞋、大大小小的迷失,總是每次到北歐比賽的必有經歷。這些回憶不只是茶餘飯後的話題或是投稿的題材,更是定向運動員寶貴的經驗,不斷在世界各地累積不同賽區的經驗,慢慢就能提升定向所需的技術,以及在比賽時更為穩健(當然也是外遊的藉口,奈何荷包沒有太多彈藥),令自己的技術、心態更上一層樓。

作者簡介:
三才
 -野外定向愛好者,因為定向才練跑,曾代表香港到海外參加國際定向賽事。

image_pdfimage_pri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