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訪】怎樣才算是運動?要流汗?要有強如國際足協(FIFA)的組織管理?還是要納入奧運、亞運等大型運動會才可與「運動」二字擦得著邊際?今天,三位身份背景截然不同的人,拿著三枝鏢,以三把聲音為飛鏢運動發聲,期望為飛鏢運動掟出彩虹。

20141105-dart

全港首位職業飛鏢運動員—林鼎智

「飛鏢是一種靜態、技術上的運動,就像射擊、射箭、桌球一樣,所消耗的體力絕對不比其他運動少。」—林鼎智

眼前的林鼎智(Royden),架上一副標誌性白色眼鏡,嚴肅的外表略帶些「殺氣」,像極隨時會扔出飛鏢置你死地的忍者。他是香港飛鏢界的傳奇人物,也是全港首位職業飛鏢運動員,鏢齡超過十年,歷年來獲獎無數。「飛鏢是一種靜態、技術上的運動,就像射擊、射箭、桌球一樣,所消耗的體力絕對不比其他運動少。」在飛鏢界打滾多年,Royden說飛鏢運動對運動員要求非常高:「打一場正式比賽可能比對一整日電腦還要累,因為需要的集中力及專注力都極強。」

20141105-dart-Royden01

關鍵是眼、手、心

「飛鏢不是工具,當我拎起飛鏢時,它就是我的拍擋。跟拍擋怎樣磨合得好,取決於時間磨練出來的技巧。」與「拍檔」的相處,當然不限於賽場上,Royden表示平日不時要幫它們「洗白白」:「練習、比賽之後會有手汗藏在飛鏢的坑紋上,久而久之會有腐蝕性,鏢身會起凹凸黑點,所以每次用完我都會替它清潔。」這是Royden對「拍檔」的尊重。

20141105-dart-Royden03

對於技術心得,這位「鏢壇高人」認為飛鏢玩得好的首要條件是思考、毅力及肢體控制:「每做一個動作都要先想一想應該怎樣做,這與做任何事也一樣,繼而在練習過程再思考可以如何改善。視覺、肢體及心態要配合,只顧望靶但不思考鏢該怎樣飛,從什麼角度飛,鏢怎樣扔都不會中目標。」這正說明眼、手、心同樣重要。

20141105-dart-Royden02

現為香港飛鏢代表隊成員的Royden坦言,希望普羅大眾樂意接受飛鏢運動,更期望將來有一天能正式打入亞運會,甚至奧運會項目。

20141105-dart-Masa02

16歲飛鏢界新血呂政德:我非神童

「我從來都否認自己是神童,我在香港可能是同年齡的少數,但走進世界就會感受到一山還有一山高的道理。」面對「神童」這稱號, 同為香港代表、16歲的呂政德(Masa)表現謙虛。觀形察色,這位年青人對答大方得體,見慣「大場面」。

20141105-dart-Masa01

「什麼運動也不會有永遠的高峰,飛鏢一樣,作為運動員就要不斷思索去衝破難關。」—呂政德

他這個年紀很難想像已經玩了7年飛鏢,並屢獲國際性殊榮。中學時期,愛運動的你我應該尚記得午飯小息鐘聲一響,衝到操場射籃射龍門的日子,Masa就偏偏愛上了飛鏢。運動在這個年紀擔當了重要的角色,促進年輕人身心發展。如今,飛鏢運動已成為Masa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雖然他還未決定會否跟隨Royden一樣投身全職,但飛鏢早為Masa的人生添上了鏢靶色彩。

20141105-dart-Masa03

Masa感謝家人把飛鏢樂趣帶給他:「雖然爸爸媽媽也是鏢手,但他們沒有逼我參與。飛鏢是我自己的選擇,繼而產生興趣。最重要是有他們支持我去嘗試,才可有機會到處比賽,做自己喜愛的事。」討論到Masa的年齡正值反叛期,訪問時Masa的媽媽在旁笑而不語,Masa立即一臉認真「解圍」:「其實要好要壞是由自己決定,沒有人能強逼你。」反而,他關心的,是屬於運動員「壞」的時期:「什麼運動也不會有永遠的高峰,飛鏢一樣,作為運動員就要不斷思索去衝破難關。」正處表現失準的「跌鏢期」,Masa正努力尋求突破。

但Masa也不忘感謝贊助商的支持,贊助廠商為他度身設計他的個人飛鏢,名為「Masa Fusion」:「飛鏢重量根據我的構思加重了,亦增加了鏢身的條紋,應對我多手汗的問題。我會看待這是一種榮譽,並帶謙虛的態度,以好表現報答支持我的贊助商。」這大多出現在籃球界為籃球員度身訂造專屬球鞋,原來在飛鏢界也會出現,足見Masa十分有「卡士」,有了獨一無二的裝備,就像如虎添翼,相信Masa成績要突破也是指日可待。

20141105-dart-cathy02

女鏢手、女歌手—梁雨恩

三人中唯一的女將,是歌手梁雨恩(Cathy),自從一年多前正式接觸了飛鏢,從此對它愛不惜手,歌手以外多了鏢手一個身份。飛鏢運動可算是男女條件較為平等的一個運動項目。Cathy時常跟男生比賽,她認為比賽包袱會在對方身上:「可能男生自尊心較重吧,面對女生有種唔輸得又或者要憐香惜玉的心態,所以心理壓力會在他們身上。相反女生比賽時可以放開心情認真作賽,沒有捨不得擊敗對手的問題。」Cathy說雖然男生體能佔優,但女生可以通過技巧磨練彌補,不會比男生輸蝕。

20141105-dart-cathy01

擁有公眾人物的身份,Cathy踏入飛鏢界自不然會成為焦點,她坦言「有辣有唔竦」:「好處是例如得到的贊助及支援上會較容易,但同時要承受附帶的目光及壓力。跟上台表演一樣,很多時候就算狀態不好,難道你可以向觀眾解釋因為狀態差而走音嗎?這不可以。」

20141105-dart-cathy03

走出自己的「comfort zone」,Cathy勇於踏入一個新圈子絕不容易,仍是飛鏢界新人的Cathy認為飛鏢給她的刺激感,甚至比上台唱歌還要大:「上台表演會有台、燈、聲幫你,但飛鏢世界只有自己同三枝鏢,所以支持自己的就只有心理狀態,對我而言是另一種考驗。控制壓力,調節心態很重要,感恩多年的表演經驗及師父Paul Lim教導令我於這方面可以表現得好。」

「我從此不再懼怕逃脫 學會擁抱軟弱 因為有這痛楚 我學會 這一課」

這是由Cathy填詞兼演唱的歌曲《夜行》裡的其中部份歌詞,她想以這首歌勉勵追逐夢想的人。歌曲表達人生路上不會一帆風順,一定都會有黑暗的地方,正如飛鏢及桌球運動一樣,都曾給外界認為這些運動都只在品流複雜的地方,但如今桌球界早有傅家俊、吳安儀等世界級球手出現,為桌球發聲。低谷失敗是成功必經地方,你不會永遠在最高點,只要在黑暗關口堅持,直至見到雨後彩虹,我們都在期待著看見飛鏢界的雨後彩虹。

文:曾旻朗
圖:[email protected] new classic(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image_pdfimage_pri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