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訊】「鄭展龍,好嘢!搶返個波自己推,射埋。靚呀!入埋添呀!」足球評述員曾偉忠這幾句話,成為了鄭展龍個多月前在亞冠盃射入的「絕殺球」一刻,最簡單卻又最有力的形容。雖然成為傑志勝出絕殺柏雷素爾的最大功臣,但這位摩羯座男生沒有一朝得志,反而繼續腳踏實地爭取更多上陣機會:「我是那種默默耕耘、不用讓別人知道我做了多少事,就算盤扭傳球也不是為了突出自己。」

絕殺入球的一晚。

「入球後腦袋其實一片空白,只知道很大機會會勝出。」訪問那天距離這場歷史性的勝仗剛剛一個月,但「龍仔」對這一腳射門依然記憶猶新,連他自己也笑言真是可一不可再。「取得這球入球是在亞洲最高水平的比賽中之餘,還是一球『靚波』,漂亮得很難再重演。」難得的是,就連世界級隊友科蘭對「龍仔」的入球也讚不絕口,不過翻看比賽片段卻見到科蘭在他起腳前正在呼喚「龍仔」傳球,「其實我真的看不到他叫我傳球的。」「龍仔」想了一想、笑了一笑,「不過隊友都給予我很大自由度,常鼓勵我主動一點。我也覺得有時比賽每個球員有不同處理方法,視乎那一刻決定,那天出腳前數秒看到有空位便射門了。」

事實上,「龍仔」在2年前已經於亞協盃取得個人首個亞洲賽入球,但今次這記「世界波」更多了一重歷史意義。「這可能只是很普通的入球,但始終是改制後亞冠盃的首次勝仗,希望能爭取更多球迷支持,對香港足球也是件好事。」不過更具意義的是,射出這球射門的是他的左腳。

 

2016年6月的一場青少年足總盃賽事,「龍仔」觸傷左膝十字靭帶,其後養傷9個月才重投正常訓練。「其實當時都有點無奈,不過自己真的喜歡足球,不能因為受傷而放棄。」傷癒的「龍仔」為了平衡雙腿的肌肉而苦練左腳,最終間接造就這記「金球」。回想起來,或許這次重傷對他來說也算是因禍得福,「當然真的不希望受傷,但回望過來也是好事,也很慶幸自己的性格不會想太多傷癒後會怎樣。落場便繼續踢,即使不幸地再受傷也沒辦法。」

這種超強意志力及極具毅力的性格,正正就是「龍仔」星座的典型性格。1月初生日的他是典型的摩羯座個性:腳踏實地、保守謹慎、有耐心而且刻苦耐勞。沉默寡言的他甚至連練習時也不苟言笑,與旁邊艾力士、費蘭度等的開懷相映成趣。「面對陌生或者剛剛認識的人,我不會太主動去談話,其實即使相熟的也未必會說太多。但這個性格也不錯,因為害羞令我不容易驕傲。」

只有20歲的「龍仔」有著比同齡男生的成熟,但這種成熟實際的性格卻又與他具創造性的踢法形成反差。但這位「摩羯男生」卻對自己是否創造型球員不以為然,淡然道自己只是在適當時候做適當的事:「我是那種默默耕耘、不用讓別人知道我做了多少事,就算盤扭傳球也不是為了突出自己,在適當時候就會做。」

「我為自己劃了一條線」

「我為自己劃了一條線,表現不能低過它。」嚴以律己,也是「龍仔」要取得更高成就的重要個性。由季初的夢想FC到季中回歸母會,從絕對主力變成第12、13人,「龍仔」也有過迷茫,亦是因為要求自己繼續進步而失望過,「回到傑志的競爭很大,不過訓練的強度和水平都較高。」隊友唐建文在對柏雷素爾的賽後就曾透露,「龍仔」在操練曾經「練到喊」。「我也說不出那條線是怎樣,總之就是整體表現達不到自己的要求,所以那次便哭了出來。」幸好,這個高要求並無影響他那顆初心。由楓樹街的石地街場到石門的仿真草場,足球一直是他最喜歡的事。

一旦愛上了,就是一輩子,「龍仔」和足球的關係或許就像愛人一樣,「夢想是踢到踢不到。」5年後甚至10年後,在綠茵場上也會繼續見到他的身影,問題是還在香港嗎?「希望到時有機會踢更高水平的比賽,始終港超聯和其他亞洲頂級聯賽也還差一點。」抱著外闖夢,但現實是「龍仔」連傑志的常規正選還未有十足把握,「所以短期內希望能爭取正選和上陣時間,隊中有很多好球員,而我也自知有地方未夠成熟。」

除了傑志的藍色戰衣,「龍仔」今季也首次披起大港腳的紅球衣。今個夏天就正正有項大賽等著他表演,「我也很想踢亞運,很想早點見識這些水平的比賽,也想想自己的水準去到哪裡。」謝家榮、林衍廷、徐宏傑、羅梓駿和林樂勤等97至99生,全是亞運適齡球員,「龍仔」也希望能與這班「波友」上陣殺敵。金球或許會是剎那光輝,但鄭展龍的踏實也許能令這條「龍」成為港足其中一顆最耀眼的星。

拍攝、圖:李玥、劉嘉承
文:麥景智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