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訪】縱有才華與技術也不是成功的必然定律,耐性才是運動員步向成功的關鍵一環。俗語的「欲速則不達」,擁有等候的氣度、相信時間的催化,憑著堅持的力量,無論放於工作或是人生都能用得上。黃浩輝,用雙腳順著時間默默地走,心態上的轉變讓他對運動有了新的看法,跑步可以服務他人。今年阿輝更成為香港四大山徑超級挑戰賽,香港代表中的唯一「生還者」。

黃浩輝近年已成為香港超級長途的icon,前年以五日完成夏威夷EP1CMAN Challenge Ultra Endurance Run的300英哩(相當於482.803公里)挑戰,在剛過去的新年再跑畢香港四大山徑超級挑戰賽(四徑),包括麥理浩徑、衛奕信徑、港島徑和鳯凰徑,共298公里,用了三天時間、74小時多完成全賽,成為香港唯一的生還者(註一),更為奧比斯籌款。當中最大挑戰莫過於睡眠時間,要在指定的時間內完賽,休息的時間實不多。「有幾段路是半睡半跑,港島徑大潭道那段由於路平坦又是晚上,自己是無意識下跑完整段路,連跑完都記不起。」如何挑戰自己、挑戰「睡魔」,都是對超馬跑手的考驗。

能夠成功完賽,阿輝說是心態上轉變,「以往總是急功近利,覺得參加比賽一定要贏,要跑進那個時間,要入三甲,目標只得眼前只有功利,只會想短期目標。」這樣的壓力使阿輝跑得不開心,也使傷患頻生。今天,已有一個全新的黃浩輝,不單成為素食跑手,學會認清自己的需要。「現在會把目標訂長遠一點,以五年為一個目標。就算比賽上失利都只是五年中的一天,在遠一點看同一件事,那份壓力就不自覺會消失。」耐性地把計劃一步一步實行,並不停調整,「過往不欣賞自己的,可能兩年後就會改變,甚至成為朋友,無人知未來是怎樣。」阿輝選擇順著時間默默地走。

現在的超長途賽,阿輝是抱著欣賞角度參與,「欣賞的不是比賽激烈過程,而是當地沿途上的風光景色,用雙腳慢慢感受。」很多人旅行愛走馬看花,急急地去景點打卡,一張selfie表示自己去過,但對阿輝來說只有憑著雙腳駐足感受,那趟才是真正旅程,而跑步就是阿輝觀賞風光的最好方法。因此愈跑愈長,未來阿輝更計劃到台灣、澳洲,甚至美國跑上一圏。

如今阿輝跑步有了更宏大的目標和理想。「跑步就如一個媒介,像音樂家的音樂或藝術家的畫,用作品把自己的思想表達並感染他人,而我就是用跑步感染別人,用運動以生命影響生命。」跑步與今天的阿輝是一個結合,超長途賽不只是為挑戰自己,而是一個證明,證明所有事情都有可能。跑步不再是個人,相反是可以服務他人。

看著阿輝跑步就感覺每步都很熟練,每步都是渾然天成,當中沒有絲毫猶豫,看似粗糙卻是精準無比,並且毫不浪費時間。阿輝就是帶著這種老練的步伐去感受時間,並把這種信念感染別人。

註一:四徑賽事若能以60小時內完成稱為完成者(Finisher),若能在75小時內完成稱為生還者(Survivor)。今年四徑賽共28位來自世界各地的選手,只有兩位能成為完成者,生還者則有五位,而香港就只有阿輝能完賽。

黃浩輝
越野跑手,AASFP 亞洲體適能長跑教練、CrossFit Level 1 Trainer、TRX Certified Trainer、Pilates Instructor

文、圖:黃梓(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