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訊】「爸爸!過來影相呀!」陳家豪與姚潔貞的「結晶」預計4月才出生,不過正式榮升爸爸之前,這位香港長跑好手已被他指導的香港道教聯合會圓玄學院第三中學田徑隊隊員戲稱為「爸爸」,簡單稱呼背後顯示出他們深厚的感情。已連續第三年領軍出戰「港九區中學校際田徑比賽」D3A2賽事,這一次,陳家豪與圓玄三中仍未贏得總冠軍與升班D2的資格,但誰說一場比賽的價值,只以勝負、獎盃和升班與否來衡量?

3年前家豪透過「奧夢成真」計劃成為圓玄三中田徑隊的教練,當時這間學校處於D3組A2區的中下游,他起初亦未定太高目標,但卻有意外收穫:「學校沒有特別要求爭升班,我就只是想感染他們,令他們能夠喜歡跑步,豈料之後他們反過來感染我想要一同練習,從起初一星期練一、兩天加到三天。」家豪的快樂很容易感染人,他說,分享快樂是雙向的:「他們性格跟我相似吧,都是喜歡玩,有時他們比我更癲喪,教他們自己都好開心。」

開心並不止於嘻嘻哈哈,家豪認真指導,亦會有嚴肅一面。「有些隊員不肯來練習,練習時又會『Hea』,我就會嚴肅一點跟他們講,『既然來到又不練,又影響到其他人,何必來浪費時間?』他們就會驚、會乖,下次就會做得好一點,然後又問我可否繼續來練習。有些隊員只要『哄』他們多跑一點,他們又會自動自覺去跑,還好他們都聽話。」一招軟硬兼施,讓學生們貼貼服服。

是教練,是兄弟,也是爸爸

隊中有不少少數族裔的成員,家豪坦言起初有想過教導他們會是挑戰,或好難幫助他們融入隊中,但接觸後又發現並非如想像中困難,其中兩兄弟Singh Karanjit及Singh Kunaaldeep就獲他點名稱讚,而他們對家豪同樣有讚無彈。哥哥K1說:「過往自己跑短跑,家豪卻發掘自己的長跑才能,但最學到的是態度,自己原本是一個好懶的人,家豪卻提醒我要改善,跟他訓練能夠有好大進步。」最重要的是,熱情與歡樂能夠彼此感染。「我本身是一個好serious的人,但家豪好興奮,令我都會跟他一齊癲。」弟弟則說家豪好關心他們,好希望能看見他們的進步,說時遲那時快,兩人隨即朝家豪大叫「爸爸!過來影相呀!」縱是戲言,卻是家豪在指導的過程中感到最窩心的事情:「他們好喜歡跟著我跑,不知為何,就連短跑的都喜歡跟著我,大家感情好好,你剛才有聽到他們叫我阿哥、阿爸嗎?連阿爺都有,哈哈。我也當他們是細佬、細妹,好開心。」

哥哥Singh Karanjit(左)與弟弟Singh Kunaaldeep(右)均把家豪叫作「爸爸」

鄧婉琛(左)及洪子軒(右)

賽場上有笑聲,少不免也有淚水。家豪兩名愛徒洪子軒及鄧婉琛今年均是最後一年參賽,兩人做出的成績未如預期,但仍被家豪點名讚賞在隊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洪子軒的淚水是在標槍項目失手後,他引述家豪在旁笑著說的話,「你喊是好事!你喊,是因為你著緊比賽!」其實早在他說這番話前,家豪已說過同樣的話,「他們喊,其實我好開心,是否好黑心?但我開心是因為他們著緊比賽,有沒有獎項是其次,他們的態度才是最重要。」當然,抹乾眼淚之後,他們仍能領悟到家豪的道理,仍能感受到他的關心,鄧婉琛指:「雖然他好像不太正經,但其實好著緊我們,這3年來陪著我一起跑,是我人生的導師。」

談到這裡,鄧婉琛亦感動落淚

流淚不要緊,「爸爸」樂意為你擦,雖然粗暴了一點

輸了單項獎牌 贏了最珍貴的回憶

「多謝家豪,因為他讓我接觸田徑,不然我現在可能還是每天打機、無所事事,是他讓我接觸不同項目,有目標和想要突破自己。」「家豪讓我由起初害怕跑步,到現在真心喜歡田徑,田徑隊就像我的另一個家。」個人成績未算最圓滿,但人生也從來不是一帆風順,洪子軒與鄧婉琛說遺憾會轉化成回憶,既是對師弟、師妹的激勵,也帶著家豪的教導,在學界田徑場外迎接下一個挑戰。

家豪在比賽後與隊員一起跳舞玩Boomerang

團體成績方面,三年前徘徊在中下游的圓玄三中過往兩年已有所躍進,今年更進一步,男子隊衛冕A Grade團體冠軍、B Grade奪得第四名,總成績亦奪得季軍,較往年進步一名。去年未能贏得團體獎項的女子隊,今年則取得女子A Grade殿軍,總成績以第八名完成。總結成績,家豪直言「收貨」:「見到他們一年比一年進步,贏得獎牌的也很替他們高興,這不是我的功勞,是他們努力的成果;贏不到獎牌也沒關係,有些隊員未發掘到自己的主項,有些練了但未見成績,我常跟他們說,你不知道自己何時會進步,我就是一個例子。但獎項只是其次,能夠盡全力、堅持到最後才是真正的成功。」

男子A Grade團體冠軍

男子B Grade團體第四名

女子A Grade團體殿軍

提及來年,家豪指有同學尚有更努力的空間,若果繼續進步的話定能取代今年畢業同學的空缺,甚至挑戰更佳成績。他以正在萌芽的種子比喻現時的圓玄三中田徑隊,將來的收成未必是升上D1舞台,也未必是白紙黑字寫在同學的成績單上,但每次的練習卻足以慢慢培養出一班熱愛跑步、因田徑而在中學生涯留下美好回憶的年輕人,也在逐漸建立隊員與教練間的聯繫,這種收穫,是無價。

圖、文:何子淵

image_pdfimage_pri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