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定向在香港是相對不受重視的一種運動。大眾對定向的認識或許就止於每年一度的無國界醫生野外定向,或是與定向有丁點關係的尋寶遊戲和城市追蹤。至於香港定向在世界定向界的地位就更不方便開口說了。

今時今日的定向運動仍然以歐洲為中心,歐洲以外的定向常給人一種「邊緣」的感覺。在定向運動「核心內圍」的瑞典,有不少定向人還不知道香港有定向活動;有次我在瑞典參加定向訓練,負責人竟假設我不懂玩定向,囉唆地解說怎樣把地圖對準實地、怎樣完成賽程等等!(天啊!我好歹也算是前港隊成員!)

所幸,近年定向全球化的趨勢,使不少難以想像會有定向的國家也開始發展定向運動。例如埃及現在每年都會舉辦一系列的世界排名賽;伊朗也積極參與亞洲定向錦標賽。歐洲人素來喜歡旅遊,更喜歡體驗不同文化,再加上冬天日短夜長,也就需要走到南方找那溫暖太陽。幾千里外的香港也自然成為了一些歐洲定向人的心頭好,每年不同時間都會有些外國來的定向人參與香港的定向活動。當然有些是因工作或讀書的關係來到香港,才順道參與比賽,但也有是專程來香港旅遊,或是連著廣東省一併遊覽的。

2014年的亞洲定向錦標賽於哈薩克舉行,已有伊朗選手參加。

國際定向聯盟(定向運動的國際官方組織)正積極拓展定向運動的地理範圍,並逐步把重心轉移至歐洲外的其他地方,例如亞洲、非洲和南美洲等。除了日本於2005年主辦世界定向錦標賽之外,近年的定向世界盃系列賽也因此開始出現了於歐洲以外舉辦的回合。2015年世界盃的第一個回合就是在澳洲塔斯曼尼亞舉行(1月南半球的夏天也剛好補上了歐洲冬雪不方便舉辦徒步定向的空缺);明年世界盃的最後一個回合(2019年10月)更已確認會在中國廣州舉行,這除了對亞洲各國的定向人是極大的鼓勵外,對於近水樓台的香港更是「百年一遇」的好機會去吸引各國定向人順道拜訪。

說到中國,定向(國內和台灣稱為「定向越野」)得到官方和民間的不少支持,除了是解放軍的常規訓練項目之一,定向也是高等院校運動員招生的項目之一。廣東省的巨浪、古驛道定向系列舉辦得有聲有色,據聞還有地方政府支持(傳聞因此村民們見到賽員闖到田裡,也不敢投訴)。中國大陸的定向比賽尤以短途定向最為刺激,試想像在九曲十三彎的村巷間左穿右插,能不迷路麼?難怪國際定向聯盟行政總裁 Tom Hollowell也說了句“There is no shortage of good sprint venues in China”。對於不能經常走到北歐操練的香港定向人來說,咫尺之距的廣東省可說是他們絕佳的訓練地方。

其實香港也不乏好的短途定向賽區,例如去年4月都會定向會於上環太平山區舉行的比賽。(拍攝地點為永利街。)

香港近年的定向活動增加,除了短途定向和沿徑定向使活動種類多元化、更易舉辦外,積極舉辦比賽的定向團體也增加了。以前只有「野外」定向的時候,定向人是要「放暑假」的,但現今即使在炎炎夏日也有很多在市區舉行的短途定向賽可供參與。定向主辦團體之間的競爭有助改善比賽質素;定向活動數目增加也使更多香港人有機會接觸這項運動。港隊在國際定向比賽的成績也越來越好,幾年前定向也就成為香港體育學院乙級資助項目之一。相比我11年前開始參與定向運動的日子,現在香港定向的地位已有很大改善。廣東省舉辦更多國際定向比賽,也變相令更多外國定向人有興趣參與香港的定向活動;去年12月我創辦的都會定向會舉辦了Metvigator定向/越野跑混合賽,適逢一週後的古驛道定向賽是世界排名賽,因此吸引了 Yannick Michiels、Øystein Kvaal Østerbø 等世界級精英參賽,順便為世界排名賽作熱身。明年廣州世界盃賽前後如果香港也有定向比賽的話,相信陣容也必鼎盛。

Yannick Michiels 是比利時世界級選手,圖為他參與Metvigator賽事。

但世界盃賽還不是好消息的全部。2020年還有一個國際級賽事在香港舉行,那就是世界沿徑定向錦標賽。屆時全球的沿徑定向人也必來到香港競逐各項殊榮,但對於香港的定向人來說,能舉辦最高水平的國際比賽,也算是最值得驕傲的事了。而現在亞洲各地區的定向聯會正籌辦亞洲盃聯賽,勢必令亞洲的定向界更添色彩,並吸引更多亞洲國家發展定向,而香港作為亞洲定向發展的先行者之一,日後必然成為亞洲定向發展的核心。

香港定向界最好的時刻來到了,未來還會更上一層樓。

作者:麥睿勤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