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訪】近年跑步風氣愈趨愈烈,坊間跑步班倍增,配速員(Pacer)也隨之興起投入香港跑步市場。今個周日的渣馬,同樣會有Pacer落場,到底Pacer是怎麼一回事,你對Pacer/配速認識又有多少?

誠然要完成10K或半馬對一名新手絕不容易,因而出現不少跑步班,一班人訓練,既有專人教授又能與跑友分享喜樂是新手入門的好方法。10K尚且可練少少就能完成,但要完成半馬以上的賽事,配速(均速)是絕對少不了,但配速也不是這麼容易做到。(配速是指預計每公里跑步的速度,用幾乎同一速度完成每一公里,使體力分配得宜,而不是一味死捱死衝。)

Pacer叫配速員,又叫領跑員,在外國跑步比賽中很早已經有,Pacer作用主要是幫助跑友完成比賽,甚至破PB(Personal Best)。Pacer的優點主要從兩方面看,包括身體及心理。

心理上,Pacer會計算好全程跑速與時間(每公里時間和累積時間),跑友顧慮的事減少,能更穩定地控制自己身體,專注在每個呼與吸和每一步之上。身體上,跑友跟隨Pacer後面,自然減少空氣及風阻,例如今年渣馬的Pacer會以三個人一組,以一個箭頭形式帶領跑友,三人行擋風效果就更大。渣馬賽事日Pacer會按不同組別領跑,其中半馬挑戰組Pacer時間為1小時50分。

渣馬Pacer由訓練合作夥伴Nike引入,所有Pacer均受訓良久,在賽事日帶領跑友完成整個賽事。Pacer在賽事中放棄做好自己時間,成就別人,成功感不比跑手們少,陳子康(Aaron)和陳詩卉(Yoko)是其中兩位。

Aaron當初想戒掉25年的吸煙習慣,怕戒煙後易肥而開始跑步,定下每日10K的目標,結果煙癮變跑癮,還不停參加大小賽事。「初初跑是死衝,還記得第一次跑渣馬半馬,那時太興奮一味衝,首10K有41分更沾沾自喜,點知一出西隧口就爆,成個人無晒力變雞仔步,最後用過左二小時才回到終點。」Aaron自此深明配速的重要,更決心成為Pacer。「自己後面有一大班人跟著你做時間,因自己領跑而幫到他們,那種幫到人的優越感比自己跑更大。」Aaron周日會為渣馬半馬挑戰組做1:50 Pacer,他說歡迎大家一起尾隨做好時間。

至於Yoko,跑齡雖由去年渣馬中籤才開始,但正因開始訓練時一直有Pacer陪伴,讓她知道Pacer的角色在新手中相當重要。「去年抽中半馬籤,膽粗粗自自己練,卻進步不大。」但因一次報了Nike Running Club讓她認知跑步有Pacer的好處。「第一次受訓已是長課,全靠身邊有Pacer陪伴著,不停為我打氣,我才能千辛萬苦完成首課。」Yoko今個渣馬會負責看累積時間及照顧落後的跑友,她笑言自己生得夠高,是擋風的好對象。

渣馬臨近,不論你報10K、半馬或全馬,筆者都相信大家付出過努力。跑場上不同人有不同角色,每人都有對自己的約定,口說的約定只是一種行為言語,口裡說有多喜歡跑步也是空談,只有真正跑在街上或賽場上,踏出你的每一步才算真正履行約定,渣馬比賽日見!

文、圖:黃梓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