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irl DUCK(左)、阿齊(中)及 B-Girl Ivy(右)

【體路專訪】現今小孩十八般武藝,樣樣皆能,「舞」藝中應該不止十八種,而且每種也透過肢體動作展現舞者獨特風格,各有特色。如果體育加舞蹈,不再局限氣質高雅的標準舞、也不是巴西風情拉丁舞,還有講求舞者有強烈個人風格的街舞(Break Dance),你敢與2位「00後」女生王詩雅(B-Girl DUCK)及張麗怡(B-Girl Ivy)比拼一下嗎?

今年10月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的青年奧運會,街舞將被加入成為比賽項目之一。為爭奪這張入場券,香港去年12月派出5男5女赴台灣參戰青年奧運街舞亞洲資格賽,當中15歲、同樣就讀中四的王詩雅(B-Girl DUCK)及張麗怡(B-Girl Ivy),成功擊敗來自亞洲眾多國家及地區的舞者,今年5月將參加日本世界街舞青少年錦標賽以爭取青奧入場劵。

無可否認,以往街舞予人感覺負面,好像只要在街頭跟着節拍起舞便是壞孩子。隨着近年多部電影加入街舞元素,甚至以街舞為主題,這項運動相對以往較易「入屋」,亦漸漸不再標籤為「壞孩子」活動。

去年陪同DUCK和Ivy,前往台灣比賽的協青社街舞導師阿齊,舞齡已有17年,他回憶當年在尖沙咀海傍接觸街舞的情景道:「記得當時在海傍看到一群人在跳舞,覺得很有型,以前網絡不發達,能獲取的知識有限,多數透過觀看前輩練習及自己練習,那時候跳街舞給人感覺負面。近年透過電視電影的宣傳,人們對街舞的印象改觀了不少,而且只要一上網便能看到不同教學片,所以吸引了更多年輕人投身街舞行列。」

阿齊曾在美國紐約大型舞蹈比賽奪獎,他表示從街頭走上奧運殿堂的街舞是文化、藝術和體育的結合:「Hip Hop是種態度,一種文化,也是一種藝術,被列為體育項目也是件好事,能夠藉着青奧讓更多人認識這是項正面而有益身心的運動項目。」

當時學了僅兩個月便隨校隊參加比賽,至今仍清楚記得被稱讚了五次,因為從未被人稱讚過,感覺到找回自信。

作為新世代00後女生,DUCK及Ivy接觸街舞三年多及近一年,DUCK在學校參加活動接觸街舞,DUCK仍然記得第一次跳舞表演後獲得稱讚,學業成績不理想她表示:「當時學了僅兩個月便隨校隊參加比賽,至今仍清楚記得被稱讚了五次,因為從未被人稱讚過,感覺到找回自信,回到學校連老師們也對我刮目相看!」吸引DUCK跳下去的是一份從跳舞中得到的自信,問到「接觸街舞前的人生是?」語音未落,DUCK已搖搖頭指:「接觸街舞前我是一個廢青,小學時沉迷打機,每天放學後便一直黏在電腦前至凌晨兩時多,家人勸我罵我也沒有用,現在回想也覺得可笑。」

與DUCK相識不久但感情深厚的同伴Ivy,在跳舞老師介紹下轉學街舞,自此愛上這種沒有既定舞步,講求即興創意的運動,她笑言電話內有600多首歌曲,即使練習後回到家,仍會繼續聽歌培養節奏感、上網留意B-Girl動向,「我會一直跳下去,很難得認識了一班志同道合,同樣喜歡跳街舞的女生們,平時訓練時一起打打鬧鬧,感覺很開心、很融洽。」

兩位年僅15歲的女生,回想去年底第一次出外參加比賽,仍然緊張萬分,對於5月的大賽,二人仍覺得難以置信,DUCK表示:「參加大型賽事令我見識到世界各地的高手,眼界大開。今次比賽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我希望能發揮自己最佳水準,也順道與國外強手交流,無論最終成績如何,我也會繼續享受街舞帶給我的樂趣!」

DUCK和Ivy若能在世界街舞青少年錦標賽中脫穎而出並排在前9名,將直接獲得今屆阿根廷青年奧運的參賽資格,代表香港歷史性地參加青奧街舞項目,為港爭光。

文:李玥
圖:劉嘉承
影片:李玥、劉嘉承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