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訪】英超賽場上,李斯特城的華迪花了5年時間,由業餘踢到職業,再用3年將自己躋身英格蘭國腳之列。在港超的舞台上,同樣有一位前鋒,花了2年多時間,由「日出而作,日入而踢」的生活變成以足球作職業,周四(4日)更有機會在省港盃首披港隊戰衣上陣。

他,叫袁振昇,是曾經的「戴志偉」。

「學界戴志偉」,筆者細細個就聽過呢個名。袁振昇(阿昇)中學就讀傳統足球名校拔萃男書院,曾經贏過學界冠軍,被安了這個稱號。曾是港青代表,當年也做過全職夢。卻因那年只有12、3歲,未發育之餘自己身型體格都比同齡球員差,亦未能兼顧好學業成績,結果全職夢未有實現,就已被父母送到英國留學。

8年過去,如今阿昇昂藏6呎,已完成學業回港。人生第一份全職,穿的是西裝不是球衣,在銀行業工作,足球成為了自己興趣的副業。阿昇為老牌球會晨曦在甲組上陣,「踢第一季時其實還未適應香港的踢法,甚至拿了很多張牌,自知與職業球員有一段距離。」但命運有時就是如此意想不到,阿昇在第二季來個大爆發,去季28場比賽收穫40球,成為甲組華人神射手,半季未夠就已獲香港飛馬和和富大埔向他招手,他選擇了後者,加入李志堅(堅Sir)的「堅家軍」。

談起「堅家軍」,大家或會想起梁冠聰、黃威、方栢倫,球迷未必會最先記起袁振昇這名字。阿昇與堅Sir的淵緣源於港青時,今次獲堅Sir主動邀請跟操,重燃了阿昇的足球夢,「與『堅Sir』互相熟悉而且有感情,加上覺得大埔的訓練模式和士氣很好,當時想或許在大埔踢球會舒服點。」最後阿昇決定辭去銀行工作,去年5月正式與大埔簽字。

袁振昇(右)

阿昇在對陣標準流浪的聯賽攻入1球。(大埔足球隊官方球迷會FB圖片)

圓了一個10多年前做的夢,隨之而來的是阿昇未曾遇過的競爭。外援有迪亞高、伊高,華將有黃威,「要發掘自己特點,否則很難突圍而出。」阿昇在香港經常任正中鋒,堅Sir期望他能成為全面的球員,要鍛鍊的除了戰術還有體能,這方面阿昇還在摸索當中。

實戰經驗還是要一點點累積,機會出現時更要好好把握。在開季的第二場聯賽,阿昇的機會來了。隊友謝家強因傷退下火線,當時落後1球,堅Sir換入阿昇,「坐左後備席時一直在想如何落場要怎樣,但結果真正換入後竟然有一刻腦袋空白,隊友傳球給我也不知怎做。」幸好,緊張感很快消失,換來的是入球的快感。入替半小時後,阿昇門前補中為大埔扳平,「那時鬆一口氣,沒想過第一場就入球。那刻來得這麼快,我未來的路也易行了很多。」最終那場大埔反勝東方龍獅3:1。

袁振昇(左)

接著的一場,阿昇正選兼有入球。總結半季連同預備組賽事,他上陣12場攻入5球,更得到港隊的垂青,「季前定下的其中一個目標就是要入選港隊,但沒想過那麼快。因為我不是球會的必然正選,所以被看中後令我更期待上陣。」入選港隊只是一個開始,阿昇明白省港盃是一次讓本土球員發揮的機會,前面還有更多的挑戰等著他。

比他大半年的黃威、小他3年的陳俊樂已在港隊中場正選站穩陣腳,甚至連18歲的鄭展龍也有A隊上陣經驗,已年屆24歲的阿昇坦言職業生涯是遲了起步,加上港隊坐擁辛祖、佐迪和艾力士等入籍前鋒,對這位本土「新丁」來說,要上位絕不容易。

回望這大半年,足球生涯走得十分順利,就連筆者問他「生涯中的Ups and downs」,他也說以「Ups」較多,「先沒想過可以在球會佔一個重要席位,還有港隊上陣的機會,這一切都令我成長比他人快。」這些「Ups」當中,還有「陳7接班人」這個稱號。事緣港隊教練郭嘉諾一句「繼陳肇麒之後少有高大又能用球的球員」,令阿昇自此在足球場上多了一個「身分」,「當然是開心事,始終是一個讚賞。」不過,袁振昇最期望的不是甚麼稱號,而是球迷真正記得他的名字。「不會想似誰,想別人知道自己的獨特一面。」

回到一開始說過的華迪,踢過歐洲國家盃後,今年更首次在歐聯入球。阿昇同樣希望未來日子能在國際賽事中一展所在,將目光放到更遠,外闖或到內地球圈一試。他還望不久將來,各大媒體的標題寫上的,不是「學界戴志偉」、「陳7接班人」,而是「香港球員袁振昇」。

圖、文:麥景智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