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成為「林丹殺手」後浮沉,6年後的今天他重返世界排名高位。

【體路專訪】黃永棋任全職運動員11年,比伍家朗更早成為「林丹殺手」,當年年紀輕輕的Vincent轉眼已成今天27歲、港隊陣中的主力之一,成了家立了室。身分隨年月轉變,「大個仔」的永棋也不再是當日在爸媽的印尼餐廳外打羽毛球打上小巴頂的那位小男孩,因為走過很多失落、很多低迷後,今天黃永棋從2年前的低谷回勇攀上世界11位之際,他還想於本周開戰的「YONEX-SUNRISE 2017香港公開羽毛球錦標賽」上,打出代表自己的一役。

以前自己打波總是想著結果,很想出名,想被人捧起的感覺,年輕嘛…

 

港隊男單陣中位位炙手可熱,黃永棋在「師弟」伍家朗、「老大哥」胡贇、魏楠包圍下,鋒芒有時被蓋過,但他事實上早於2011年已成為「林丹殺手」,當年21歲的他於丹麥超級賽爆冷擊敗當時被喻為「超級丹」的林丹,一夜成名。

「以前自己打波總是想著結果,很想出名,想被人捧起的感覺,年輕嘛,輸波贏波都只想著結果。」「林丹殺手」這稱號沒有為他帶來好運氣,當年心態起伏不定,加上2013年一次嚴重傷患,令當時世界排名正急升的他,步入職業生涯第一次低潮:「2009年香港東亞運男團輸了,就特別想在2013年末屆東亞運上贏,當時我又打單打又打雙打,可能負荷過大,東亞運之後的幾場國際賽後,就發現了右膊肌腱撕裂60%,當時醫生著我休息9個月。」

永棋在2012年倫敦奧運後的一年,世界排名升上當時個人生高12位,但一年內卻因傷患令他直插至生涯新低的43位,「當時心態急了,因為要爭取仁川亞運會的資格,但排名又一直下滑,所以我休息了4個月就立即比賽,食了止痛藥就上場,當然最後還是去不了亞運會。」受傷、失落亞運,這位曾經的「林丹殺手」當時覺得自己一無所有:「當時覺得什麼都失去了,轉全職時就是想參加亞運,覺得自己有機會爭取獎牌,失落後我變得頹廢,少了練習,在房打機渡日,最後因與教練、家人及當時女友、現任太太陳祉嘉傾談後,才慢慢走出來。」

現在我不為成績興奮,我開始相信自己具備贏的條件。

後來因遇上一位老師,黃永棋漸漸相信自己,開始拿捏打球的感覺,贏了輸了他都一樣接受:「現在我不為成績興奮,因為贏了幾位世界排名高的球手之後,我開始相信自己具備贏的條件,但我要再揣摩穩定性,回想那段時候為了追趕排名而戰,想起都感到困擾。」學懂相信自己後,永棋於2016年雖再度失落里約奧運資格,但反而令他愈打愈順,目前世界排名重回11位,今年5月更成世界頭十份子、8月世錦賽殺入8強,這份2017年亮麗成績表,對他來說卻只是開始。

「我不覺得是豐收,只是一個開始,每一場比賽輸贏都是重新起步,輸了不是世界末日,贏了也不是終點,我想繼續進步,有一天打到屬於自己的代表作。」他形容本周二開戰的「YONEX-SUNRISE 2017香港公開羽毛球錦標賽」好比一場奧運會:「到目前沒有一場比賽我覺得是我的代表作,很多都很刻骨銘心,但我最想還是想在香港公開羽毛球錦標賽上、在主場球迷前打出一場代表作,甚至我很想拿這個冠軍,我覺得是時候了!」

去年8強的成績,黃永棋與一眾港將表現同樣耀眼,一年後的今天他變了「大丈夫」,剛與前隊友陳祉嘉結婚的他,笑言多得太太昔日在他失意時罵醒他,更令他踏上羽毛球場上時多了一份責任感:「真的長大了,多了一份責任感,最少要對自己、家庭負責任,不能再像以前想法單一及『細路仔』。」站在球場上,添了些滄桑,拿著球拍的永棋長大了,連同左手無名指上的婚介,他說上場時,今天不再害怕失敗。

黃永棋剛於11月初成家立室,左手結婚戒指為他添了一份成熟感。

「YONEX-SUNRISE 二零一七香港公開羽毛球錦標賽」賽事資料
日期:2017年11月21至26日 地點:紅磡香港體育館 票價:港幣$40至$680(11月21日首日賽事免費憑票入場,學生及長者可獲九折優惠)

賽事門票即日起已於城市售票網售票處、網站、流動應用程式My URBTIX及信用卡電話購票熱線公開發售,詳情參閱賽事網頁

image_pdfimage_pri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