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欄】確實,今年的台灣登山王挑戰星光耀眼,有三大賽滿貫車手Nibali,有環法黃衫Evans,還有台灣車迷最關注的阿凱跟范老師,以及歷屆登山王與登山后。

當Nibali以破紀錄的3小時19分登頂,以及其他車手依序進站後,整個終點一時之間成了追星的不夜城,熱鬧且喧擾。當人潮逐漸散去,甚至工作人員都已經開始拆除終點拱門的當下,一定沒有人想得到,那時那刻的賽道上,居然還有人在為完賽持續奮鬥著。

在開賽7個小時整過後,本屆台灣KOM最後一位騎上武嶺的車手,也是最年長的一位-沃夫崗(Wolfgang Renner)終於靠著自己的雙腿,與永不放棄的強大意志,成功征服這條世界十大困難山道。

本屆台灣KOM最年長的車手-沃夫崗,靠著自己的雙腿,與永不放棄的強大意志,成功征服這條世界十大困難山道
©Brent Copeland

今年剛好滿70歲,目前為美利達歐洲總經理的沃夫崗,年輕時代也是名車手,甚至與車神Eddy Merckx交情甚篤,可說與車界淵源頗深。這次在得知陣中主將Vincenzo Nibali要來挑戰如此困難的大山,熱愛騎車的沃夫崗自然也想一道前來,一揭武嶺這條知名山路的神秘面紗。

然而真實踏上武嶺之路後,才知道這個宛如地獄深淵的爬坡確實非浪得虛名。一路上除了爬還是爬,爬完了這個陡坡馬上又有下一個,仿佛沒有一分半秒能讓人稍喘口氣。因此儘管景緻再壯麗,沃夫崗也只能讓它們從眼角匆匆溜過而無法恣意飽覽,成了這名花甲騎士此次武嶺行的小小遺憾。

儘管武嶺路上景緻壯麗,但因為路線太困難,只能一直應付眼前爬坡的沃夫崗卻是無暇欣賞。

也許競賽節奏太緊湊,挑戰太辛苦,但是東進武嶺這條路又太美麗,讓走遍世界各大山頭的沃夫崗,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即便過程極度艱辛,但如有機會,沃夫崗仍願意再來看看燕子口的鬼斧神工,屹立千年的碧綠神木,群山環繞的中央山脈,以及超過海拔3000公尺的一片天藍。

「只不過不要再叫我參加比賽了,有些事我想經歷過一次便已足夠。」這位不老車手打趣地說道。

「只不過不要再叫我參加比賽了,有些事我想經歷過一次便已足夠。」這位不老車手打趣地說道。

再把鏡頭轉回KOM當天。已經騎了90多公里,比賽來到最後十里路,但真正困難的大禹嶺才正要開始折磨沃夫崗而已。10%以上的陡坡連發沒能挫敗他,宛如高牆的27%極陡坡也未能逼迫他棄賽。一個踩踏接著一個踩踏,速度不快,但卻未曾放棄他的堅持。

苦戰了7個小時,當這名高齡70的長者身影現身終點前,立刻震撼了還留在終點的所有人。原先已經在清場的工作人員在看到沃夫崗努力奮戰的情境,特地留下終點拱門,並放下手邊工作站在賽道兩旁,為這股最純粹的車手靈魂喝采,也為今年KOM寫下最感人的結尾。

儘管越到後面越是困難,但是這位不老騎士卻未曾放棄他的堅持。

文:Benny
原文刊於單車時代

image_pdfimage_pri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