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土庫曼直擊】1米80的身高,在土庫曼Multifunctional Sport Venue 的五人足球館內,香港女子足球代表張煒琪在場上走到哪裡都受到夾擊防守。面對日本一仗,香港這支業餘女足奮戰80分鐘,最終僅以1球惜敗亞洲強隊,令現場球迷另眼相看。(相關報導:張煒琪兩破日本大門 女足1球落敗下仗爭出線四強攻入兩球的張煒琪在場上習慣成焦點,但走到場外,這位剛成為香港首位於澳洲頂級足球聯賽落班的代表,如一眾香港女足一樣,曾受盡球迷冷落及嘲諷,但低潮過後,香港女足的新一頁,正是由這位港將寫上省略號..

土庫曼亞室運對日本一戰,張煒琪受對手夾擊「招待」。

香港女足過去一直不受香港觀眾重視,在香港亦僅得業餘聯賽,曾有球員說曾於香港隊的友誼賽上,僅得10名觀眾入場她們亦感動。捱過多年的低迷,女足近年有「牛丸」陳婉婷成為亞洲足協最佳教練,今天亦有張煒琪成為衝出香港、首位踏足澳洲女子足球頂級聯賽(W-League)的第一人。

從香港神射手、到加盟日乙球隊日本足球學院,至今天與球隊布里斯班獅吼簽約半年,張煒琪今天(17日)在香港對戰日本的亞室運小組賽後接受訪問,她直言沒有足球,她或許是邊青以外,還是一名廢青:「踢足球令我很快樂,但未接觸足球前,我何止是邊青,不喜歡讀書、不喜歡留在家中,每天在街上流連至凌晨,我覺得似廢青多一點。」她指年輕時的她任性、衝動,每晚待在街頭忘了時間,直到家人跑到街上著她回家。

我覺得當時我是一發不可收拾的人,連教練都不能控制我。

她笑稱自己當足球員前是「壞人」,但是足球令她由頭到腳的改變,包括昔日在場上會與對手打架的她:「小時很暴躁,起初跟哥哥一起接觸足球後,就覺得很喜歡踢波,但年少不更事,球場上的我經常鬧隊友,對手撞倒我就容易衝動,我覺得當時我是一發不可收拾的人,連教練都不能控制我。」

最後「控制」了煒琪的命運卻是個圓球。「踢波好開心,有時都不知道為什麼會開心,總之一踢球,就覺得很放鬆,很快樂,也學了很多人生不同的事。」學會的事,有在足球場上的知識,也有學懂抵抗冷言冷語的情緒智商,特別在香港踢足球的這一群女生:「曾聽過很多難聽的說話,有人會問『女仔踢足球?得唔得㗎?』,球場邊亦受過不時冷語,甚至是粗俗的說話,但我們都太鐘意踢波,怎會因為別人的說話而放棄?」從前的衝動,張煒琪因足球變得正能量,她提起女足,總說「我們」:「足球是團隊的運動,我們有時聽到這些冷言冷語,都互相鼓勵大家,其實不用理會其他人,因為我們很堅持,又怎會讓別人輕易打沉自己?」

對日本一仗,張煒琪梅開二度。

張煒琪與隊友喜歡的程度,是在沒有全職化的女足以外,找一份可以協調比賽及訓練時間的職業,那怕當年煒琪每天在茶餐廳工作?她說:「其實我都沒有去面試一份工作,在香港踢波,朋友都知道我找工作一定要早上上班,而且可以隨時請假比賽,這是我的要求,慶幸我遇上的都是好老闆、好上司。」

不論男子或女子足球,希望大家不要只看結果。

近半年辭去茶餐廳工作,煒琪終於在「試腳」後正式為自己找到一份職業合約,將來的女足路,煒琪直指不願停步,但也不希望香港女足停滯:「教練的路上,大家見到有『牛丸』,球員的發展就有我(第一人),希望這些都可令後輩及前輩覺得,女足不止於香港,我們還有很多可能、很多機會,我會把在澳洲的知識及經驗帶回來,也希望香港會有第2個、第3個女足出外發展,也希望將來女足可以有更規模的團隊,不止是一、兩位教練,可發展至有助理、場地及更好配套去訓練。」

對於26歲的她,目前是足球員的黃金期,煒琪指自己最少要踢到35歲,在澳洲是第一站,但目標是「不停留原地,要繼續向前。」她希望在W-League的踏腳石發展後,可以加盟更高水平的球隊,繼續追尋足球夢,同時用行動告訴球迷:「不論男子或女子足球,希望大家不要只看結果,盼將來女足也可以獲得你們的多點鼓勵吧!」

圖、文:徐飛

《體路》同你現場直擊「土庫曼亞洲室內運動會」港隊戰況
今屆亞室運於土庫曼展開,《體路 Sportsroad》記者團隊會遠赴土庫曼全面直擊港隊戰報,以及帶大家探索土庫曼首次主辦的亞室運的點滴花絮,記得同《體路 Sportsroad》一齊 #撐起港隊! 更多土庫曼亞室運會報導,可以bookmark以下網址:http://bit.ly/2y1q2It

image_pdfimage_pri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