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杭州直擊】香港乒壇曾經有一對著名的「乒乓孖寶」李靜和高禮澤,先後奪得了奧運銀牌及亞運金牌。今次在杭州的「第十三屆全國學生運動會」(學生全運),香港學界乒乓球代表隊同樣有一對「小孖寶」。不過曾梓峻和劉鎮杰卻選擇了在這個時候退出港青代表隊,背後的原因亦正是眾多學界運動員所面對的問題……

眼前這對「學界孖寶」分別只是中五和中四,當然是稚氣未脱,但其實已經身經百戰,亦到過泰國、韓國、瑞典等多地比賽。默契十足之餘,兩人就連接觸乒乓球的原因都同樣是自己的父親。「我爸爸很喜歡運動,加上他認為乒乓球比較安全,所以便帶我去打,之後就慢慢培養了這個興趣。」至於鎮杰的原因就更順理成章:「因為我爸爸是乒乓球教練,由小二那年暑假開始打,打了這麼久仍然很喜歡。」

「我和鎮杰相處這麼多年當然知道他的性格。」梓峻和鎮杰自U15級別起便一直拍檔,直至大1年的梓峻升上U18級別,二人才少了成為雙打拍檔。他們倆一凹一凸的性格,更是場內場外都合拍非常的原因,「他(鎮杰)就是比較隨和,我說甚麼他都會做。不過有時候我也控制不了他,只有在比賽時多點給指示去帶領他。」梓峻口中的隨和,我在杭州採訪乒乓球隊的這幾天都能見識到,鎮杰也的確感覺頗為悠閒,「我年紀較小,有時情緒會容易波動,反而他就成熟得來,亦是一個懂得帶動別人的好師兄。」刎頸之交,是他們關係的形容詞。相關報道:乒乓男雙曾梓峻/劉鎮杰不敵上海組合 無緣晉級八強

曾梓峻

曾梓峻

可惜的是,兩人同樣在來杭州前,下了退出港青代表隊的決定。還有年半便要考DSE的梓峻談起這個決定時,讓我感受到他的無奈和不捨,「其實都掙扎了一兩年。自從升上了18歲組別後遇到很多阻滯,加上中四也想是否應該要讀書。」於是在梓峻面前的就有3個選擇:邊讀書邊打球的話,對他來說太辛苦;現在就轉打全職的話,媽媽不容許之餘,加上自己亦明白一件事:「始終做運動員風險太大,然後我又不甘心未來只做教練般簡單,這不乎合我的心願。」最終,梓峻選的是第3條路。

劉鎮杰

劉鎮杰

國際乒聯於4月開始轉用新的比賽用球,就成為了鎮杰退出的導火線。新的用球雖然球速更快,但旋轉卻大幅下降,對以發球和正手為殺手鐧的鎮杰來說,完全被壓制。年初的一項歐洲賽,用新球的7場比賽全部落敗,回港後的青奧選拔亦落空,更加速了他退隊的決定,「換了新球後我真的不懂去駕馭它,加上現在中四亦開始要讀書。雖然一下子要放棄真的很難,但也沒辦法。」教練和其他家長即使怎樣力勸,他都明白打下去的話很難有突破:「出去見識過世界後都知道自己有段距離,當初想過轉全職的話就要加把勁,但現在換了新球,自己知道差有多遠。」

資料圖片(來源:香港乒乓總會)

敵不過讀書和運動的兩難局面,回顧這幾年的港青生涯,兩個小伙子再次不約而同的談起同一個賽事。 2年前的5月,兩人與陳以信及黃翰琳出戰泰國青少年公開賽並高舉獎盃。第一次代表香港出賽就奪冠而回,鎮杰形容是初生之犢不畏虎,對梓峻來說更有更深意義:「那次令我由一個視打球為興趣的人,變成一個希望為港爭光的運動員。」

說得是回顧,當然要談談有沒有遺憾。鎮杰笑言其實是開心地暫別乒乓球桌,不過都有一點點遺憾:「應該是去年甲組面對江天一吧。因為我真的很想贏一個港隊代表,但最後輸了2:3。」梓峻就再次展示他的成熟一面,得出的答案連我也所料不及:「遺憾就是人生只能選擇1條路,最後都嘗試不到全職的感覺,不過真的沒辦法。」

曾梓峻

劉鎮杰

不過,退出港青也不代表兩人會放棄乒乓球。月尾的學界精英賽就仍然會見到梓峻的身影:「我會繼續在校隊打球啊!始終我都喜歡乒乓球,而且有時候讀書太悶都需要調劑一下。」至於鎮杰亦沒有封掉所有後門:「看看何時重拾打球的動力吧,現在的新球真的令我很不起勁。」既然如此,還望未來仍有機會見到這對「小孖寶」再次在球桌上拍檔吧!

圖、文:麥景智

資料傳輸由爽wifi提供

image_pdfimage_pri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