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 X Junior】正所謂:「個個都行山,唔通個個都想行山咩?」香港近年興起一股行山熱,相信已經有不少登山愛好者踏足過香港最高的大帽山,但又有多少人想過能夠站在比大帽山高近十倍的世界之巔?而且只是為了一個7年前的小小承諾?成為第一位踏足珠峰的香港女性,曾燕紅經歷了地震、雪崩,最終在今年5月21日第3次登珠峰終挑戰成功,兌現當初為了鼓勵學生的一個諾言。

受訪者提供

曾燕紅(Ada)老師Profile
曾任教學校:香港中文大學校友會聯會陳震夏中學

挑戰珠峰經歷:
2010年加入中國登山隊。
2014年首次挑戰珠峰,惟未到大本營已遇雪崩封山而未能成行。
2015年4月再次挑戰珠峰,於大本營遇上尼泊爾7.9級地震及雪 崩,導致頭、肋骨、膝蓋受傷。
2017年4月9日 啟程到尼泊爾,第三度挑戰珠峰。
2017年5月21日 成功登頂,成為首位登上珠峰的香港女性。

受訪者提供

「他們真的是一班好『乞人憎』的學生,整天撩事鬥非,被鬧就笑笑口,真的討厭得很想摑他們幾巴掌。」曾燕紅(Ada)登峰的故事,由7年前這班中二學生寫下序章。「不過,他們也只是百厭而已。」面對一班頑皮如「甩繩馬騮」的學生,Ada其實沒有真正討厭他們,但卻恨鐵不成鋼。當時正教導生活教育科的Ada想到,要用一些目標令他們找到人生焦點:「他們有人說要打NBA、有人要做物理治療師,我覺得很難,但我知道他們很叻,於是便要想一個同樣難度的目標,要鼓勵他們。」Ada想到的,是從未有香港女性踏足過、海拔高達8848.44米的珠穆朗瑪峰,「我覺得登珠峰難過登天。」

受訪者提供

沒有登山的經驗和技巧,Ada列出了8個先要達成的小目標,心中亦沒有再想著「珠峰」二字,「我只想要完成這些小目標,之後就應該可以水到渠成。即使最後不能登頂,起碼也嘗試過、做足了。」通過4年的跑山、攀冰和高海拔訓練後,Ada終於在2014年迎來首個登山機會,卻在還未到大本營時已經遇上雪崩而封山,結果被逼折返,無功而還。

受訪者提供

上天就像那班百厭的學生一樣,總喜歡作弄Ada。一年後,她終於到達珠峰大本營,卻又再遇上大地震引發的雪崩,一同登山的5名隊友不幸喪生,幸運的是Ada最終順利回港,但就受著頭部割傷、肋骨折斷、膝蓋十字韌帶撕裂之苦。

受訪者提供

不過,很快已經休養完畢的Ada決定要第三度闖峰,「其實已經不是為學生而登峰,而是想對別人說:『要放棄做一件事可以有N個理由,但要做到只有一個理由,就是我要去做。』如果我的身體可以但不去的話,我一輩子都不能再和這班學生溝通,因為大家都是『義氣仔女』,說得出就要做。」

2017年4月,Ada再次到達珠峰大本營,「其實我很幸運,一直都記不起雪崩的畫面,因為當時情景實在太恐怖,很多隊友都抑鬱得要見心理專家。」這次登頂,Ada更擔起隊長的責任,由一日三餐、衣物準備,以至和雪巴人的溝通及隊伍內的氣氛,每個細節都要照顧。

受訪者提供

或許成功的路總是不平坦,眼見7年來的準備即將變作成果之際,眼前卻有90位登山者排隊登頂,「我知道這樣等下去一定不能登頂,因為我和雪巴人的氧氣都不夠,於是我們用了一個很冒險的方法——過人。」要在懸崖間過人不是易事,每次都要繞過休息中的登山者,每次都要變速,對Ada和雪巴嚮導的體能和氧氣消耗都很大。「但我們沒有阻止其他人前進,只是見到有空位才填上。」Ada沒有因為自己的目標而抹煞別人的努力。

受訪者提供

只要相信夢,定能飛。2017年5月21日,Ada相信了7年的這個夢終於成真。登頂一刻的感覺究竟是像捧起世界盃還是得到奧斯卡?Ada卻笑著說:「真的很輕描淡寫,甚麼興奮或者累的感覺都沒有。我只不過是香港第一個女性(登上珠峰),世上有很多人都比我厲害,而且也要歸功於嚮導,那一刻我甚至連風景都沒有欣賞。」不過,始終有些人是在心中陪著她登頂:「當時我的腦海裡只有學生們,還有『終於做到7年前的承諾』的感覺。」或許在她心中,即使那裡只得Ada和一班學生,已經勝過絕美的晨曦。

闖過了世界之巔,對一班學生的承諾亦兌現了,Ada還有夢想嗎?「珠峰不是我人生的終點。」Ada想了一想,眼神十分堅定地道:「未來想參加多次高海拔跑山賽,但不是要成為世界第幾人,只是想發揮上天給予的才能。」那珠峰呢?「希望可以在未來兩、三年與中國女子登山隊再登一次。」

7年走來,Ada由中學老師變成她現在口中的「無業遊民」,但臉上仍舊掛著燦爛的笑容,「現在十分了解後生仔無業時,為什麼可以睡到12時!」睡眠充足下更有另一番覺悟:「成年人很喜歡叫年青人加油,他們不行就話年青人不堅持。但你自己試試堅持吧,真的不容易,有多少人可以堅持到尾?如果對方想放棄便想想怎樣鼓勵他更好。 」或許多一些Ada般的生命導師,「廢青」都可以變「沸青」。

「海拔8848.44米上的課堂」下課了

不甘於只站在課室紙上談兵談夢想,曾燕紅身體力行在學生面前上了一次長達七年的「示範課」,她的學生也為她堅持夢想的行為而感動,更為她這次經歷在社交平台開設了專頁「海拔8848.44米上的課堂」。

專頁由其中一位學生負責管理,曾老師每次攻頂他都與老師保持聯繫,於專頁發佈,成為所有曾老師的學生緊貼攻頂過程的渠道,也讓外界也能了解這位「香港第一女性」的登峰之路。隨著曾老師今年5月成功登頂,成為首位登上珠峰的香港女性,無形課室內亦響起下課的鐘聲。

受訪者提供

「乞人憎」學生的得著……

跟Ada一起受訪的,還有兩個「乞人憎」學生Allen和阿鋒,一個健談、一個內斂。談著談著,那時Ada剛因封山回港沒多久,一班同學才知道Ada真的要登峰,「其實大家在頭兩、三年都不知道她真的在練習,是有聽過她說去學攀冰,但沒人放在心上。」

當年Allen沒有甚麼人生目標,仍處於那個百厭的年齡,甚至試過記大過、見警司,「但升上高年級便懂事了。」Ada在大本營出事,剛巧碰上他們考DSE,所以更加要懂事,「溫習時感覺很奇怪,因為要專注學業,但Ada又出事了,幸好很快知道她沒大礙,回港也見她『生勾勾』坐在這裡,最後都沒有影響成績。」Allen笑著談起當見到Ada的情景,彼此感情,看得真的出很好。

此前兩次都沒有勸退Ada,不過受了重傷後,一班學生就曾經嘗試阻止她再闖珠峰,可是卻苦無對策,「連Ada母親都沒有阻止,我們也做不到些甚麼。」Ada其實感受到他們的心意,但心想如果身體容許卻不去登頂,會是很差的身教。

的確,Ada的身教大大影響了她的學生。7年前夢想要買一個農莊過大自然生活的阿鋒,已將目標轉為進入室內設計行業,也因Ada而改變:「因為她,我成熟了,考慮的事多了、準備也多了,知道凡事都不是這麼簡單。」Allen就說得更多、更詳細:「小時候很少堅持一樣運動,現在至少能堅持打籃球。或許未來有機會打甲一甚至甲二,能叫朋友來看也是件開心事。其實Ada準備這麼長時間,而且成功了,真的很厲害。」

訪問尾聲,Ada想起了兩個正在八仙嶺行山的學生,望望手錶,是3時半,「我現在買些飲料上山給他們,6時半就在浸大那裡等吧。」3小時內來回八仙嶺,還要回家梳洗再到浸大,要看的就是Allen代表大學參加的比賽。為了學生,Ada從來都是「能人所不能」。

珠穆朗瑪峰有幾難上?

珠穆朗瑪峰(藏語拼音:qomolangma)有多個名字,又叫聖母峰、額菲爾士峰,英文叫作Mount Everest。屬於喜瑪拉雅山脈,位處中國西藏及尼泊爾邊境上,為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山峰,達海拔8848.44米,每年吸引不少有豐富登山經驗者挑戰登頂。

登珠峰難度在於是對體能及大自然的挑戰,海拔每上升1000米,氣溫會下降6度;海拔5000米處,空氣中含氧量比地平線上已減少一半,每位登山頂都要應付變幻莫測的大自然天氣。連計曾燕紅目前已有八名港人成功登上珠穆朗瑪峰,包括湛易佳(1992年)、鍾建民(2003年)、曾志成(2009年、2013年)、黃炎良、羅啟義、朱棋端(2011年)及吳俊霆(2017年)。

圖:徐嘉怡(部份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文:麥景智

Sportsroad Junior

Sportsroad Junior》為全港首本月刊學界體育報,創刊號於2016年1月隆重出版,內容涵蓋全港各區學界體育賽事,現時派發據點超過全港130間中學。我們正陸續增加免費派發的學校數目,如學校有興趣訂閱本刊,請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並留下 學校、負責老師、班級數目、所需訂閱數量等資料,我們會盡快回覆及安排,謝謝你對《Sportsroad Junior》的支持。

我們目前亦設有以下公眾派發點:油麻地Kubrick書店尖沙咀YMCA會員服務部修頓室內場館票務處麥花臣室內場館亞洲運動及體適能治療中心旺角分店、九龍灣Mega Ice元朗區體育會,數量有限,派完即止。另外,我們於今期開始亦新增個人訂閱服務,詳情可按此瀏覽。

image_pdfimage_pri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