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欄】長跑默默塑造人的個性,想不到,它亦改變了一對母子的人生。

鐵人媽媽李頴旋(Alice)是雙職慈母,她的兒子曾載善(Celvin)是「來自火星上」的孩子(心理學對自閉症患者的通稱),於匡智獅子會晨崗學校就讀中六。他們是 7月參加吳哥窟帝國馬拉松的跑步團友之一,很開心能在終點看到他們已於酷熱下完成42.195公里的賽事。

完成吳哥窟帝國馬拉松之後,在終點與「Never Give Up, Mother and Son Team」合照。(萬小寧攝)

上月底,二人更到內蒙古騰格里沙漠在高溫下連續3天挑戰95公里賽事,為匡智會籌款,讓更多殘障學生參加長跑和越野跑比賽及有關訓練。沙丘上的賽道爬升達1,800米,須手腳並用踉蹌而行,曝曬之外,亦經歷狂風大雨,沙虱蚊叮,最後完成賽事,堅毅精神令人敬佩。

她們這個山系故事,始於三年多前,Alice看到介紹香港四大遠足徑的資料,於是忽發奇想,母子倆憑着「傻勁」,就展開了個人「四徑斬件行」,即將共40段、全長298公里的港島徑、麥理浩徑、衛奕信徑、鳯凰徑分階段擊倒。

想不到他們除了把四徑斬件完成之外,更將曾經行過的路段合拼再行,每星期加一段,朝八晚六一口氣完成衛奕信徑第三至七段,其後他們更在濟洲國際馬拉松完成首個馬拉松,並以「Never Give Up, Mother and Son Team」完成30公里「揹水一戰」、苗圃42公里越野馬拉松、50公里綠色力量環島行、57 公里圖騰跑、64公里環島跑、80 公里雷利衛徑長征賽等。要令一位原本不易受控的火星孩子甘願經受日曬雨淋,跑這些「苦路」確實不易,但Celvin都能一一完成。

李頴旋(Alice)與曾載善(Celvin)在上月底順利完成內蒙古騰格里沙漠95 公里,Celvin更是首位自閉症患者完成此賽事。

Celvin參加各類山系訓練之後,體重由200磅甩掉40多磅,由曾經不止一次失控至要找救護車送往醫院,到即使Alice說不去行山寧願去主題公園玩,他也選擇頂著強風酷暑,堅持攀山越嶺。開始做運動的時候,他們曾經誤入花園,被惡犬追趕至逃跑跌傷,落鳳凰山時畏高驚至腳震,要手腳並用到針山攻頂……Celvin也從沒有因比賽辛苦而抱怨、發脾氣,或要中途放棄,而Alice亦在山中找到寧靜與快樂,心境亦因此開朗豁達。青山不語,在山上親身體驗學習,比一字一句嘮叨說教,當更見力量。

Alice笑言她自己以前從不運動,也沒有想過自己與兒子會有如此轉變。早在Celvin讀幼稚園的時候,Alice得悉他患有自閉症,當時可謂晴天霹靂,感到徬徨無助。言語治療、物理治療、感覺統合訓練、甚至音樂治療也曾帶Celvin試過,當然也少不了各式興趣班,如:溜冰、游泳和踏單車;假期亦會去旅行、公園、農場、博物館……然而,由於智力所限及欠缺社交能力,無論付出多少心力,Alice也只感到徒然:「培育他成長的路,很多時都覺得一百分耕耘,一分收穫,有時甚至是white-do(白做)。」

李頴旋(Alice)與曾載善(Celvin)以「Never Give Up, Mother and Son Team」組隊完成內蒙古騰格里沙漠95 公里,於終點手持完賽紀念牌合照。

Alice曾經「出盡九牛二虎之力」都無法令硬要坐在旺角港鐵站內通道上的兒子站起,「當時只想世界就此停頓」,沮喪無助之時,有位路人輕拍她肩膀,說了聲「媽媽加油」,令她畢生難忘。懷着信心與希望,以「難關難過關關過」的心一直跑下去,這份啟迪不限於長跑,對人生亦然。

未來母子倆將挑戰三鐵賽事及繼績參加各類越野、馬拉松和沙漠賽。完成匡智的「撐你跑」籌款活動後,他們加入「極地同行」計劃,Celvin將一邊推輪椅,一邊跑步,帶病童參加長跑和沙漠賽,推廣傷健共融。

媽媽加油!各位年輕人加油!

作者:張樹槐 恒生銀行傳訊及可持續發展總監
(本文曾於信報刊登)

 

image_pdfimage_pri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