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杭州直擊】太極,一陰一陽。在眾多競技運動中,太極與其他項目也可算有著速度間的「陰陽」之別。剛在「第十三屆全國學生運動會」(學生全運)奪得太極劍銅牌的梁溢昇,亦要像太極般保持平衡,因為既背負著運動員的壓力,同時亦要保持著學生對讀書的執著。那塊獎塊,是真的如他所說般,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比擬。

「4,5歲時看到《花木蘭》覺得打功夫很有型,便在家中動手動腳,媽媽便帶了我報讀武術班。」就在那時,他的一生便從此改變。功夫,一打便打了十多年,溢昇形容它已經成為人生的一部分。不過,當初以為武術是輕輕鬆鬆的他,卻曾經被高難度的動作嚇倒而想過放棄:「進入了港隊後每天都要訓練,很辛苦。以前真的沒有想過有這麼多的高難度動作,不過始終都是自己喜歡的運動,所以都堅持下去。」

怎樣辛苦也要堅持,對溢昇來説,動力緣自於站上頒獎台的那份成功感。那是一種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感覺,「付出過血汗後拿到獎牌,不是任何東西可以比擬。」但動力也可以變成壓力。就在溢昇奪銅的那晚,當時大家仍在等待最後一位選手出場,坐在觀眾席的他十分緊張。大屏幕顯示出分數的一剎,溢昇除了振臂以及和教練擁抱之外,興奮過後冷靜下來卻坐著嘆了一口長氣,然後喝了一口水。「那份壓力來自對自己的期望,即使對手水平很高,但我在預賽得到第4,或多或少都想拿到前3名。」幸而習武之人心理質素都是較好,溢昇也不例外,「我已經盡量控制自己不要想太多,幸好上場一刻能冷靜下來,到看到最後的選手有少失誤時,那些崩緊完全放了出來。」
相關報道:太極劍收穫銅牌 梁溢昇:真係好滿意

在我眼前的溢昇總是謙謙有禮,就連志願者都說他有一種習武之人的風骨。但他説他小時候卻是個經常發脾氣的「屁孩」,亦不喜歡跟人談天,只是武術改變了他的性格,「學習武術之後多了很多師兄弟,然後進入港隊就有更多人一起練習,學懂了待人處事。但最重要的,是武德。習武不止為打贏人,更要有那種品德。」

武術就如電視節目一樣分很多種,像是拳、棍、刀、劍、腿。溢昇小時候曾在長拳的國際賽拿過冠軍,但他最後選擇的卻偏偏是較「滋悠淡定」的太極。 「其實我都考慮很久,到12歲要升上B組時,教練認為我有潛質練太極,於是便想跳出自己長拳的舒適圈。」但年青人不是應該較喜愛拳來腳往,速度快的功夫嗎?「小時候都會覺得很慢很悶,但接獲多了就知道競賽太極的套路很多變化,技術含量和要求甚至高過長拳和南拳。」

梁溢昇在學校開放日中表演。(受訪者提供圖片)

和很多體育名校不一樣,溢昇讀的中學總是便標籤成「狀完搖籃」、「高官母校」等。當學業和運動的平衡是每個學界運動員的共同難題,相信這名「皇仁仔」面對的是更厲害的兩難局面。雖然校內的老師都十分體諒,但始終身處在一間讀書氣氛濃厚的學校當中,溢昇的中學生涯也不是一帆風順,尤其是中三那年,「當年因為選拔出現失誤而錯過參加亞青賽的機會,之後碰上了中三選科,也有想過專注學業。」不過就是那份爭勝心,令溢昇繼續了武術生涯,「我不想因為一次挫敗就退隊。」

可惜的是在學界比賽當中,「武術」這一項一直未能成事,梁溢昇希望能令更多同學接觸武術之餘,今次參加學生全運亦想令更多人知道「皇仁書院」的名字:「始終今次除了代表香港,亦是代表自己的學校,都想有好成績令更多內地人知道這間學校。」

已經背負著「武狀元」的身份,會想兼任「文狀元」嗎?與年齡不相乎的成熟,再次出現在溢昇身上,「應該都會在DSE前專注一陣子學業,雖然也有想過當全職運動員,但隨遇而安吧。」或許有一天,當更多人認識競技武術後,皇仁書院不再只是「狀元搖籃」,還可以因為梁溢昇而多一個名銜。

圖、文:麥景智

資料傳輸由爽wifi提供

image_pdfimage_pri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