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劍擊場館遇上來自香港的志工,實在幫了大忙

【體路台北直擊】還記得完成開幕禮的採訪,從台北田徑場離開時已是晚上11時45分,準備步出媒體中心的一刻,有位志工從後叫停我,問我是否需要把媒體中心的食物打包外帶,實在感到相當窩心!當自己可以回酒店休息的時候,這班僅領微薄「車馬費」的志工還要繼續服務我們到不知何時,不禁由衷感謝他們。

有人說,來當志工的人是為了免費及近距離看運動員,我不排除有這樣的人,但亦有許多志工日曬雨淋盡忠職守,那管被分配的工作是辛苦,還是被視作閒人,他們仍以笑臉服務

若要用一個形容詞來描繪我對世大運志工的感覺,我會選「又愛又恨」。我愛他們的熱心,他們總會盡最大的努力來協助媒體朋友,只要你與他有一個不經意的眼神接觸,他們都會從老遠跑過來問「你有甚麼需要嗎?」他們會主動為你提供各樣的服務,包括膳食、比賽資料。雖然有時候過份熱情了,就在比賽首天何詩蓓及杜敬謙打破香港紀錄後,我正要準備打稿,卻有一位志工嬸嬸在旁打開話題,不斷盛讚我和身旁的記者行家年輕有為,又問我是否剛大學畢業,結果我只得裝作專注工作、當面已讀不回……

開幕禮上,志工負責帶進場運動員到所屬位置坐下,也負責安排他們離場

至於恨,則是往往在我最需要的時候,他們未必幫到我,甚至會成為阻撓的一個。就像我正趕往台北田徑場的時候,問每位場外志工都無人能夠回答我媒體入口在何處,更有志工見我手持媒體席的門票,便打算招呼我從VIP入口進場,結果被警察攔下來。當我排除萬難進到場館,在媒體席放下器材,在媒體中心吃過飯後打算返回媒體席,志工竟阻止我進入,說我沒有門票就不能進入媒體席,即使身上掛著媒體通行證也不行。但當我走到另一段觀眾席打算繞路回去的時候,這邊的志工非但沒有阻止我進去,還差點要向我送上一個90度鞠躬來歡迎我,引用台灣述語,「我整個傻眼」。

我明白,畢竟志工也只是聽「柯打」做事,手中並未握有實權,夾在上頭、警察的指令與運動員、觀眾或媒體的要求之間,常常不幸成了「磨心」,著實是吃力不討好的工作。Facebook上有個專頁叫作「靠北世大運」,不少志工均匿名投稿「呻」一番,談到被工作人員及警察趕來趕去,談到被不禮貌對待,談到付出被視為理所當然或不被重視……看到一篇又一篇的發文,內心很想感激一班志工,告訴他們,努力和付出都有人看見了,有人感受得到,一切都沒有白費。他們未必是最好,但世大運能順利完結,他們的付出絕對是重要的一環。

《體路》現場直擊「2017台北世大運」港隊戰況
《體路》將於台北現場,同你一齊直擊香港隊於「世界大學生運動會」最新戰報及故事!記得緊貼 世大運專頁,一齊 #撐起港隊!

資料傳輸由爽wifi提供

image_pdfimage_pri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