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翔志_climbing_12_20170617

【體路專訪】人生不止一條路,但為避免犯錯,人們會緊隨前人步伐所走,不願放膽走我路。攀石的奧妙之處是面對眼前的攀石支點、面前的局限,人人平等。每人在腦海中預演路線,因應不同身型、靈活度及重量等規劃出適合自己的一條路線,旁人只可從旁指點,真正踏在路途上的只有自己,只有最後雙手同時握緊代表終點的攀石支點,才算成功。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21歲的陳翔志(Shoji)自言無心戀學,中五生涯重讀三次,最後毅然退學。現為香港攀石界「一哥」、2016全國抱石總排名第一,是攀石界的囑目新星。

陳翔志15歲時隨學校參加暑假攀石興趣活動,那一次學校活動,心裏怕跌的小子並沒有在攀石牆上跌下來,更成為興趣班上唯一繼續接觸攀石的人。對攀石一見鍾情的Shoji之後到附近小童群益會報名參加攀石班,又到自行到附近攀石場練習。同年,他在香港攀石錦標賽奪得前三,一年後獲一眾教練推薦成為港隊一員。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與攀石相遇之前,Shoji只是一個普通的香港小孩。「籃球、足球啊,學校小息都會與同學玩,但沒有對任何運動有太大興趣,放學便回家,周末也不出門,留在家百無聊賴地度過。」

學校建議我中五重讀第四次,家人也希望我能完成中學課程,但我拒絕。我從沒有後悔當上全職運動員,因為我知我讀書『死梗』。 

每根手指的力量也需鍛練

每根手指的力量也需鍛練

令他自豪的是,數學考試不用計數機,最厲害的一次,300分滿分拿了270分,可是總敗給了英文。Shoji媽媽是日本人,他笑言:「媽媽說,只要我英文合格,就會教我日文,但我重讀三年的中五,未曾試過合格。」

陳翔志_climbing_6_20170617

讀書並不是人生唯一出路,在學校建議重讀第四次中五時,Shoji決定退學並成為全職攀石運動員。退學後那年,Shoji在亞洲錦標賽拿到第7名、全國錦標賽第2名,難度攀登也能闖進決賽。「如果我轉全職沒有成績,拿不到Funding,在學業上又不斷重讀中五,兩者同樣是浪費父母的錢,那倒不如選擇一樣有興趣的路往前走。」

我望了望身邊人,全部都是日本隊,兩年過後,今日再看照片,發現相入面其中4人都已經是世界冠軍了。 

身高約1米7的Shoji坦言身材不高大,手又不夠別人長,體能不及港隊女隊員,樣樣也要再勤力苦練。過去三、四年,Shoji每天在室內攀石場逗留七、八小時,食飯、訓練、Hea,幾乎全天候在攀石場。他道:「攀石有太多東西要練,正手、反手、側手、Lock手、一隻、兩隻、三隻手指用力、雙手疊在同一支點、還有練腳踏在支點上,更崩潰的練法還有在縫隙間把手放入去,自己深瞭不足之處,所以每天也在攀石場內求進步。」

陳翔志_climbing_13_20170617

Shoji的天份加上實力,他在攀石路上一直順利往上攀。2016年是Shoji大豐收的一年,他在全國抱石錦標賽奪冠,全國抱石總排名第1、長線第3。

一是把強項變得更強,一是把弱項變成強項,攀石就是在做到與做不到之間嘗試,失敗便再試多次。 

陳翔志_climbing_16_20170617

要數攀石生涯最難忘的一場賽事,Shoji展示了前年亞洲錦標賽決賽照片:「我當時以第4名入決賽,賽前影了一張大合照,我感到難以置信,沒有想過能進入決賽。我望了望身邊人,全部都是日本隊,兩年過後,今日再看照片,發現相入面其中4人都已經是世界冠軍了。」

Shoji晉身亞錦賽最後六強,身旁全是日本隊隊員(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Shoji晉身亞錦賽最後六強,身旁全是日本隊隊員(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運動攀登被列為2020年東京奧運的新項目之一,Shoji母親是日本人,雖有半個「主場之利」,但Shoji未敢想得太遠:「我要改進的地方實在太多,先放在今年全運會及明年亞運會,目標是拿到獎牌。」此外,Shoji將出戰本月25日的全運會入圍賽暨全國賽分站賽,他謙稱賽事高手如雲,但求狀態保持穩定以爭衛冕。

陳翔志_climbing_9_20170617

Shoji的回答總是頗簡短的,唯每次問及攀石,眼中才會閃過興奮神情。因為單純地喜歡,所以才會一直努力。願所有熱愛運動的人保留一顆赤子之心,時刻緊記初衷,繼續向上攀。

陳翔志_climbing_11 過去三四年,Shoji每天在攀石場內逗留7-8小時,成為另一個家_20170617

文、圖:林子曰

 

image_pdfimage_pri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