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2-08lifesaving

【體路專訪】拯溺一詞相信很多人聽過,但當問到拯溺與救生員的分別卻不是很多人明暸。救生員是一種職業,職責是防止水上活動的意外發生,再作出對應處理並進行施救。而拯溺卻是一種運動,包含很多競賽項目,利用救生浮標、蛙鞋,運送假人,賽事規模甚至有世界錦標賽,吸引全球拯溺健兒參賽。

但在香港這彈丸地去年卻出現了一對世界冠軍拯溺組合,她們名字叫黃學穎、吳翠華(阿寶)。兩人去年9月出戰荷蘭舉行的拯溺世界錦標賽(Lifesaving World Championships 2016)女子組拋繩賽,以12.53秒完成奪得金牌,成為香港首對奪金拯溺組合。

20170612-06lifesaving

在這不普及運動中要成為世界冠軍,金牌背後包含著辛酸。拯溺除了室內泳池賽,還會有海賽。「平時練習除了拋繩外,還要用浪板或海浪艇,每星期有2至4日要入大浪灣或淺水灣練習。」除了訓練,還要應付正職工作。阿寶是大學生,時間較有彈性,黃學穎之前則仍在醫院工作,每早6時便要到沙灘,看著日出練習,然後再趕回醫院上班。

20170612-04lifesaving 20170612-02lifesaving 20170612-03lifesaving

兩人參與拯溺運動逾十年,2014年開始拍檔參賽,那年也曾出戰拯溺世界錦標賽,但當時與獎牌無緣,甚至甩手而回。「那年賽會改新制,賽道距離由12米變長為12.5米。」不要小覷那0.5米的差距,由拋繩的圏數、力度和轉數都完全不同,把平時的訓練習慣都徹底改變。

加上,當年黃學穎本來的拍擋因事突然不能參賽,只有數月時間才由阿寶頂上。這一切都使她倆當年失手,甚至不能完賽。「我倆由初見面都比賽都是數月的事,默契仍未建立,那次由於接繩甩手,那感覺就像數年間的努力,一下子就失去。」黃學穎談起2014年參加拯溺世界錦標賽後的感覺。

20170612-09lifesaving

那次「甩手」對阿寶打擊也大:「跟學穎拍檔前已知她很努力,突然要與她一同出戰世界賽,就像一下子踏入別人的夢,最後更是夢碎。」當年自知做得未夠好,覺得不能隨便闖入別人的夢想。知恥近乎勇,阿寶加倍用心練習,建立兩人默契,讓一個人的夢成為兩個人的,才能創下今次佳績。

20170612-07lifesaving

拯溺運動把這兩個人連在一起,她倆鍾情其多變。「一般游泳比賽就是跳落泳池,不停地划水鬥快。拯溺比賽卻完全不同,當中包含救人的技術、海中的觀察,並要善用不同的救生工具,這一切都使比賽的變化很大。」能讓她倆陶醉,更讓正職為物理治療師的黃學穎願意決定放棄醫院的高薪厚職,想專注訓練。「好多人都覺得我很傻,醫院人工高福利好都要走。但離職後我曾到過澳洲訓練兩個月,又會跟香港女子足球隊隨隊做軍醫,人工不高但能夠接觸更多不同的運動,也有更多時間訓練。」

20170612-11lifesaving

價值觀的取捨從來都是自身的定義,在別人眼中的不值,卻是黃學穎的至寶,用金錢換取更多時間訓練,為香港隊創下佳績,這一切都使兩人感覺無悔,而且還想追逐更多更高的目標,更想在香港推廣拯溺運動。

了解拯溺運動競賽項目

黃學穎小檔案:
2016 年世界拯溺錦標賽女子拋繩賽金牌
全港公開拯溺錦標賽(沙灘及海洋)2009-2014, 2016海浪板冠軍及2013-2016海浪艇冠軍
2010-2016女子海洋全能賽冠軍
2009-2016海浪板拯救賽冠軍
2013-2014, 2016沙灘奪標賽冠軍

吳翠華 (阿寶)小檔案:
2016 年世界拯溺錦標賽女子拋繩賽金牌
個人香港紀錄:
200米超級施救員賽2’42.17
100米穿蛙鞋拖帶假人賽1’05.70

文、圖:黃梓

image_pdfimage_pri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