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FEATURE_CHUNGWAISI_20170512-003【體路專訪】在運動界別,你或許未聽過鍾偉時(阿時)的名字,但他的故事,卻是不少香港業餘運動員的寫照。「不是說畢業不打了嗎?為甚麼還在打香港隊?」排球,並非香港精英運動項目,打球真的不能「當飯食」。大學畢業、排球、工作,成為了鍾偉時的人生分岔口。

人總有專長吧,出生總不能只為讀書而活

「或許是父母望子成龍吧,家人一直不太支持我打球,由小到大他們只看過我一次打比賽,還記得那次十分緊張。」這天,鍾偉時與筆者來到他母校佛教善德英文中學。我們坐在飯堂,談著他的排球故事。「我讀書成績不算很好,但人總有專長吧,出生總不能只為讀書而活。」鍾偉時說。

學界年代的鍾偉時,是比賽常客,足、籃、排等無一不曉,自小就在賽場展現他的運動天賦,同學間還叫他做「戰神」。惟這位「戰神」後來獨愛場上6人緊密合作的感覺,初中時情定排球;18歲那年加入青龍排球隊,偕同現時的港隊代表蕭昌鴻、陳志威等青春班底,在當屆不被看好下「爆大冷」贏得甲一冠軍。

MONDAYFEATURE_CHUNGWAISI_20170512-002一直在香港排球聯賽打滾,更被選入香港隊出戰東亞運及亞運會等大賽,過去兩屆俄羅斯喀山及韓國光州世界大學生運動會,他都有份參與。阿時的排球生涯看來一帆風順,卻獨欠最重要的人支持。「記得有次出外比賽,他們第一個反應是『吓?又比賽?要幾多錢啊?你幾時俾返我?』,聽到覺得很心悒。」在香港打排球比賽,位置總是安排在偏遠的體育館,阿時明白家人未必能來打氣,但若是打冠軍賽的話,阿時心裡仍希望家人會在觀眾席上支持。

家人現場支持只有唯一一次,是三年前的大專盃。鍾爸爸第一次看兒子落場比賽,可惜那場最後一局被逆轉落敗,賽後鍾爸爸還安慰他。阿時的家人也處於兩難,既想支持兒子投入喜愛的運勳,但又心怕他的未來。

在香港,成為職業運動員從來不易,努力向著這個看似虛無縹緲的夢去追,未必人人支持,更會有人贈你一句「體育界沒有任何經濟貢獻」。「部分隊友有全職工作,有時參加國際性比賽會受到同事的冷言冷語,『吓,又請假?又去打波?』在香港,做業餘運動員有很多掣肘。」鍾偉時慨嘆。

兩地專業程度分野卻很大,這就是業餘與專業的差別。

香港排球運動發展不及鄰近國家,目前仍屬業餘性質。阿時在去年暑假與隊友到大阪職業隊堺隊跟操:「日本之行讓我感覺天外有天。其實香港運動員技術水平不會相差太遠,他們二傳手升的球我們都升到。但兩地專業程度分野卻很大,這就是業餘與專業的差別。」在日本職業球隊訓練後有恢復補充品,又有心理輔導和技術分析。在香港,運動員要上班、教球,再應付訓練。MONDAYFEATURE_CHUNGWAISI_20170512-001面對本地球壇的難題,阿時坦言未想到解決良方,但他深信香港運動發展絕非不可為:「香港的確並非一個極適合發展體育的地方,但我希望政府能尊重體育。難為香港有這麼多不收錢為香港比賽的運動員,換來的只是不停收地、減少比賽場地,我明白香港寸金尺土,但也應從中取得平衡。」

今年大學畢業,鍾偉時與很多香港業餘排球員一樣,要面臨排球與生活的兩難選擇:「自己剛剛畢業,但仍有很多重要比賽想打,7月有我未去過的亞錦賽。有時也會問自己,應否放棄這些比賽全職去工作?」暫時還沒有長遠計劃,阿時現時會先做兼職,兼顧訓練,先好好迎戰亞錦賽後再作打算。「我不是逃避,只是覺得人生總有些夢要努力去追。」語畢,「戰神」的面上再次掛起了一個自信的微笑。

文:陳宗澧
圖:Brian Production LTD.

This is box title
Brianching

今集《#MondayFeature》請來擁有近二十年新聞攝影經驗,曾任職本港多間中、英文傳媒機構的著名運動攝影師程詩詠(Brian Ching)為香港排球代表鍾偉時操刀。

Brian指今次拍攝的難度在於對焦:「拍攝飛撲這個傳統的排球動作時,捕捉動作對焦上存有一定難度。因為難以預料運動員飛撲時的落點,因此非常依據反應作微調。攝影師亦要有很高的靈敏度,以捕捉動作最完美的一刻。」

至於另一構圖希望將阿時作為二傳手的動作真實地呈現出來:「由於比賽時不會有二傳手把球垂直升起,為了增加拍攝時的真實感,運動員舉球時的手要向前,把球升往攝影師的身體上,這樣運動員向前伸展的動作才能突顯出來。」

MONDAYFEATURE_CHUNGWAISI_BEHIND_20170512-003

MONDAYFEATURE_CHUNGWAISI_BEHIND_20170512-002

MONDAYFEATURE_CHUNGWAISI_BEHIND_20170512-004

image_pdfimage_pri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