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灣仔運動場】李紹良:拆掉就是把香港田徑優勢打倒

20170420-02wanchai

李紹良
香港學界體育聯會田徑技術及遴選主委
天水圍循道衛理中學體育老師

記得第一次走進灣仔運動場是甚麼時候嗎?
我細個在新界居住,首次進灣仔運動場是因為有田徑練習。雖然我在這裡的訓練日子不長,練了一年多便轉到體育學院訓練,但我對灣仔場的感受仍很深。我對灣仔運動場的第一個感覺是「很遠」,但這地方的訓練氣氛非常好,即使與家距離很遠,當年我也甘願放學坐車六、七點到來,練至八、九點,回到大埔的家已經十點。

灣仔運動場是一個殿堂級的場地,在我心目中這場地用棒球運動來比喻的話,就像是甲子園,孕育了不少田徑明星,很多香港紀錄也是在此地誕生。

政府施政報告提出最快或於2019年改建灣仔運動場作綜合發展,你有何想法?
這場地的重要性關乎香港整個田徑發展。我們常說運動發展要普及化、盛事化及精英化,香港精英化有體院,其實也需要顧及普及化,這樣才有運動員培育出來成為未來精英。若然這刻拆掉灣仔運動場,很多學界田徑比賽、青少年培訓都不能再在此地舉行,而且直到這刻也沒有另一個場地能完全取替灣仔運動場。

香港大部分運動員都是業餘,在田徑項目裡更是有90%運動員是學生,包括中學及大學。香港這地方很奇怪,愈是發展,GDP(國內生產總值)愈高,投放發展資源愈背道而馳。現在為了經濟發展犧牲一個運動場,而不提出取替方案,這是倒退的表現。究竟香港發展的定位在哪裡?想要進步還是退步?

灣仔運動場的使用率幾乎每日也有學校在這裡舉辦運動會,每晚又有數百人訓練,如果將這批運動人口一下子關了他們的場地,他們或會流失,不再留在田徑運動,甚至會衍生其他社會問題。以前灣仔港灣道拆泳池,也會有維園泳池替補支援。

灣仔運動場另一特別之處,它不會租借予足球運動使用。反而現時將軍澳運動場要與足球共用,這些場地不允許我們練擲項,指會損壞草地,影響足球運動使用,到底田徑場是為練田徑還是練足球?

對於香港青少年運動,我敢說田徑運動有著重要地位,相比其他項目,哪有一個運動每年D1賽事能坐滿幾千人迫爆運動場?這個學界盛事每年都在灣仔運動場發生,無論是來比賽、來打氣也好,參與度也是相當高。如果沒有更好的灣仔運動場取替方案,這會將多年來建立起的香港田徑優勢打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