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27-06yummingman-HYS

【體路專訪】藍旗袍女孩穿梭被列為三級歷史建築的校舍主樓,這裡收藏了運動校隊多年來的榮譽和獎盃,師姐們的努力讓協恩中學芳名遠播。對學校的歸屬感在讀書年間一點一滴累積,甚至願意把生活大部分時間都放在校園裡。在協恩畢業,在協恩任教,走過了24個寒暑。她的身分是師姐、老師及教練,三為一體的任明敏(Miss Yum)。

20170405-missyum-HYS

當年從香港教育學院(現為香港教育大學)畢業,Miss Yum就回到協恩執教鞭,她說對這遍土地有種說不出的情意結。「不管學運動或是學做人,一切都是協恩給我的。」學生年代,在協恩擔任學生會幹事,除了學業,還學會與人磨合、溝通、協調,為她將來為人師表奠下基石。問她如何能在同一個地方待上24年,她笑著說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好像吃了迷藥般,就是離不開,哈哈。」

20170327-07yummingman-HYS

曾為協恩人才能感受那種只屬於協恩的歸屬感,協恩的運動校隊亦有功勞,令上下團結一心,也令Miss Yum依戀這裡。「最感謝前校長黎韋潔蓮,很多運動隊都由她開始設立,沒有她就沒有今天的協恩。」

20170401-01missyum-HYS

學生時代的Miss Yum,右為前協恩校長黎韋潔蓮。

今年Miss Yum帶領協恩於全港學界精英籃球比賽取得五連霸,以為她從小鍾情籃球,卻原來小學時她是從乒乓球開始,初中仍是乒乓球校隊,在協恩接觸更多運動才開始與籃球結緣,她現時為協恩的學校運動校隊總監,負責管理所有運動校隊,令協恩於多個運動項目都於學界賽中名列前茅。

20170327-05yummingman-HYS

紀律,是Miss Yum對學生最重視的一環,她說「教打波也教做人」。校隊成員必須準時出席訓練,即使有天份但不守紀律的,不可能成為校隊一員。面對學業繁重的香港,Miss Yum謂:「我會明白學生因考試減少出席訓練,相對她們落場時間也會減少,她們要理解這個情況。」從訓練中教曉學生不計較得失,學會成就一個球隊。Miss Yum不諱言她教的不止是球技:「教學生打球未必能成就她的一生,但教做人就可以。」

20170327-12yummingman-HYS

 

與學生的關係亦師亦友,有時甚至像媽媽。「有時看見學生為了練球,草草吃了兩口飯就跑到球場練波。」辛苦和堅毅也是一種歷練,Miss Yum像母親般心疼女兒,卻又不能心軟,否則成就不了球場上的大器。對於籃球隊被傳媒冠以「神之隊」的稱號,Miss Yum直言不喜歡,除了因為學校有宗教背景,「此神非彼神」之外,Miss Yum還說了個笑話:「馬勒當拿當年被稱『上帝之手』後就無再贏過,不希望協恩叫『神之隊』後也與冠軍無緣。」

20170327-10yummingman-HYS

年齡仍在「3字頭」,卻長了不少白髮,就知Miss Yum放在協恩的精力和腦力都不少。要帶領校隊在學界頒獎台高處站得穩,必須比別人付出更多努力。近五年協恩把籃球校隊分成基礎、技術、整體、視野和體能五個細項,又堅持每年跳出香港到外地集訓,Miss Yum說:「要讓學生看到自己的渺小。」追求冠軍是動力,害怕落敗則成了壓力,Miss Yum一直從中尋求平衡。

20170327-15yummingman-HYS

面對近年學界競賽愈趨激烈,Miss Yum預計未來幾年籃球隊成績可能下滑,但她說這是她期待看見的:「其他學校漸漸重視籃球,讓學生主攻一項,相反協恩學生要兼顧多支校隊。」縱使遇上低潮,Miss Yum已說願意與學生共同迎接挑戰:「細想下可能是好事,讓學生和自己也不再安於現狀,要在逆境中進步重振聲威,想看到她們『Come Back Strong』!」

20170327-08yummingman-HYS

這位重量級教練執了17年教鞭,仍能保持對運動熱情,以及對協恩的情意,用身教把協恩精神薪火相傳。

後記

訪問中才知Miss Yum除了是協恩人,亦是土瓜灣人,由幼稚園、小學、中學,到投身社會工作做老師,就只有在教院讀書的幾年跳出土瓜灣,難怪她在這地像種了根一樣,走不了的。但Miss Yum卻在訪問中冒出一句:「其實我當年讀書去過女拔(拔萃女書院)小學和中學面試,不過無收我。」也許,一切都是冥冥中安排,讓她成為藍旗袍女孩。

20170327-01yummingman-HYS

從協恩的課室望出去,正是Miss Yum所讀小學的位置。

20170327-14yummingman-HYS

圖:徐嘉怡
文:張倩儀

image_pdfimage_pri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