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eg

Jpeg

【體路專欄】體育同業們,大家還記得昔日當實習老師的片段嗎?

筆者即使在職場上打滾了二十多年,對於昔日做實習老師的快樂時光仍然非常深刻。尤其近日正值幾間大學體育系派出學生當實習老師,每天看到他們既認真又青澀的工作態度,讓筆者勾起許多值得回味的片段。

記得當年在師範學院修讀體育,修讀了首半年左右就被安排到小學當實習老師。當時筆者仍然年輕,絕大部份師範同學都是剛剛中學畢業,對「教育」的理解絕對是皮毛得可憐。每日對著充滿幼氣的小學生,即使教學技巧生硬,偶爾更出現「蝦碌」失準,但在小朋友的世界裡一切都可以接受,因為他們極其量視我們為「大哥哥、大姐姐」吧。而到了臨別之際,總有小朋友送上小禮品、感謝卡,好不溫馨。

到了翌年安排到中學實習,卻是另一番景象。筆者當年被安排到一所「Band 5」男校實習,在實習前的探訪學校環節裡,校長一臉嚴肅地向筆者表示:「老師,我不妨開門見山。我校學生比較頑劣,而最近確有打老師紀錄,不過訓導老師是可以幫到你的……」就是這番「提點」足以令筆者在整個實習階段步步為營,原來真正的教育現場是可以這樣,實在大開眼界。

實習期間感到最大壓力當然是導師突擊到校視學,既擔心教得不理想,也擔心教案準備不足。在那個沒有通訊群組的年代,一切來得戰戰兢兢。筆者當年修讀「葛師」體育組有個傳聞(後來亦被證實),就是有一位導師會在學校附近「悄悄地」觀課視學,待下課後同學的案頭上會收到一張由該導師發出的便條,要求同學下課後火速返回學院與他面談剛才教學的表現,今日回憶起來仍然驚心動魄,但亦帶點趣意。

今日,師範訓練已經成為歷史,幾所大學的體育系學生亦需要先在院校通過許多準備才能踏進操場。從教學的層面而言,技巧、信心及表現應該比昔日進步;而筆者和幾位區內同業們卻另有發現,亦值得關注。

同業表示,他把教學進度與實習老師分享時,年輕人突然反問老師可否在實習期間只教一項新興運動。年輕人表示由於自己是該項目的大專代表隊,對於這個項目比較有信心施教;年輕人更補充,他其實對於其他運動掌握不多,既怕教不到學生,也怕影響視學表現……另有同業對這一代年輕人的工作態度憤憤不平,他說由於目前視學的安排是由導師和學生協調商議,「突擊觀課」已不再出現。任教他學校的年輕人經常遲到,而且每星期總有一兩天請病假,總之只要視學那一次沒有缺課就可以了。

這段時間,筆者都有觀察 敝校實習老師的上課表現,他們對於教學的投入和熱誠其實都有值得嘉許的地方。畢竟教育本身是一門藝術,很多時候經過不斷的演練、思考、調整,然後會覓得自己一套教學風格;有時候反而筆者這等「中佬」在教學的過程裡有的是「經驗」,但缺少了「再思」。透過實習老師的出現,從他們的熱誠裡發現自己昔日對教體育的初衷。至於各位年輕可塑的實習老師們,請好好把握站在操場上的機會,更加要讓自己成為一塊「謙虛的海綿」,將一切經驗盡量吸收,一兩年後站在我們同一陣線,為本地體育科加注新動力。

image_pdfimage_pri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