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ishTime

【體路專欄】眼看大鐘由3:29:XX跳到3:30:XX,但自己仍在跑道上拼命,與終點只差數十米,在過度吸食安多酚的情況下,雙腿只知繼續向前衝,閉上眼睛,使出洪荒之力衝過終點。

哭了!真的哭了,超過600公里及70小時以上的練習,親眼看著無情的大鐘把千金小姐之夢捽破,那時並不知道個人晶片時間,“已盡力"三個字並沒有足夠力量把眼淚揮去。

由去年半馬做到1:41:28後,心中已有向千金小姐進發的憧憬,不過我要再一次强調,我討厭跑步,但跑步的誠實、實在及目標感,我卻招架不住。今年渣馬,目標清晰,就是衝擊千金小姐,所以比賽時手錶顯示時間為大會時間,我一度忘記了個人晶片時間才是自己真正的完賽時間。

冷靜下來後,隊友告訴我晶片時間為3:29:58,其實我是做到了,只是比賽是包括未能在鳴槍後立即起步的排隊及塞人的時間,要多謝自己最後階段也沒有放棄,2秒,只要一念之差,就連晶片時間也不能達標。

做不成千小姐,這是遊戲規則,必須服從,只能說自己實力未夠領取獎金,不過現在還不敢說下年再挑戰,因為真的極度辛苦!練習如何艱苦,留待下一篇再說,這次先集中比賽點滴。

Run1Run2

雖然已有10年業餘三鐵運動員的經驗,但全馬,這只是第二次。可能只是跑,相對三鐵比較簡單,加上目標比較高,胡思亂想的時間很多。長長的42.2公里中,除了看錶,就是一次又一次的與自己對話。

剛起步,塞人,頭400米用了2分半,到幾公里後,終於把比賽時間追到目標之內,便有第一隻魔鬼出現,他說:「仲有排跑,要喺目標時間捱過終點,真係得?!」這時還有氣有力,天使只須一句:「慢慢來,按部就班,一定可以做到!」便能令自己繼續向前跑。

不久,心浮氣燥的魔鬼又堆砌一幅達標衝線一刻的畫面,令你很想快點完成比賽,享受光環。這時頭腦還清醒,天使只須輕輕提點,馬拉松要成功,需要的是沉實應戰,人便能冷靜下來,繼續按原定計劃跑。

「第一個10K,49”XX,好好呀,有幾十秒找,放鬆跑,keep住,無問題」

「一半啦,1:43:XX,繼續有找喎,唔使快,記住30K後先見真章,唔使緊張,加油!」

「30K啦,2:28:XX,快咗呀,有分幾鐘找,掂!仲未撞牆,今次實得啦!」

30K後,每1K都步步為營,希望牆不要出現。34K也沒有異樣,真的以為這次一定無問題,誰不知,就是敗在久仰大名的西隧。在西隧中間,開始有力不從心的感覺,時間一秒一秒的輸掉,筋疲力竭的掙扎才能重見天日,可惜仍然是不斷的上斜。去到35K,已超出目標廿多秒。Run3

天使:「仲有7K,追到架!」

魔鬼:「好攰,真係跑唔郁啦,就算比你快到一陣,仲有7K,你快唔到咁耐架!」

自己:「7K,真係唔可以再快,真係好攰,跑唔郁,但都要盡力。雖然實際跑唔郁,但個腦都要話比自己知跑快啲,唔可以放棄!"

這種情況,捱了約2公里,到37K

自己:「仲有5K,5分披跑5K,之前跑咗30都得,依家得番5K,一定得架,只要每K快多少少,就追到架喇,去啦!」

於是開始加速,38、39K,40K,知道每一K也追回一點點,但仍然過了目標時間,最後2K,自己又跟自己說:「已經好攰,再爆2K,好辛苦。但今次唔得,出年再練過,咁咪仲辛苦!我唔想再嚟多次淨練跑!搏一舖啦,衝呀!」

我是路盲,但由灣仔到維園的一段路,我一星期行二,三次,會經過什麼,有多遠,我好清楚。

一邊跑,魔鬼一邊說:「唔係幾步路就到,唔近架,咁衝點衝到終點呀?追唔到架啦,比你衝到返去,都應該係淨幾十秒,算啦!」

天使:「唔可以放棄,就算做唔到,都唔要喺3:31:XX,只少我仲可以同人講係3:30:XX。」

轉入最後百幾米,看看錶,知道真的無可能,但就是想著不要看見3:31:XX,繼續衝,喘氣聲已蓋過所有的車聲、打氣聲,看到大鐘了,3:29:XX。

自己:「跑快啲,可能得呢。Keep住3:29:XX,求吓你,唔好跳呀,我跑緊過嚟架喇!」

可惜,大鐘是公正、無情的,3:29:59後就是3:30:XX,由29跳至30的一刻,心如刀割,但雙腿還不肯放慢,盡最後一分力衝過終點。

後來知道個人時間是3:29:58,真的要多謝自己沒有放棄,2秒,只要稍為猶豫,就會把這2秒也輸掉。

跑步沒有捷徑、沒有僥倖,除了體能、技術,意志及心理質素亦是關鍵。討厭跑步的艱辛,吸引我的是他背後給我的試煉。MarathonTeamRestaurtant

image_pdfimage_pri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