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tercheung_20161230

【體路專欄】Nike最近宣佈經過兩年的研究和籌備,正展開一項名為「Breaking2」的計劃,招募了3名世界頂級長跑手包括肯雅的Eliud Kipchoge、埃塞俄比亞的Lelisa Desisa和厄立特里亞的Zersenay Tadese進行特訓,並透過全方位配合,希望能將完成馬拉松的時間「改寫」至兩小時內。這個Nike形容為「moonshot」的計劃隨即引起關注,運動網站如Runner’s World以至The Wall Street Journal都紛紛報導。

100米的10秒大關在未被打破之前,曾經是跑手生理和心理上的障礙,而馬拉松sub-2仍被視為不太可能的任務。

目前馬拉松的世界紀錄是2小時02分57秒,由肯雅的Dennis Kimetto在2014年柏林馬拉松締造,平均時速是20.6公里。別以為這個速度並不太快,9月旅發局舉辦的第2屆單車節,其中挑戰組路程為50公里,途經長青隧道、汀九橋、青馬大橋、南灣隧道、昂船洲大橋及尖山隧道的「三橋三隧」,雖然二千多名參加者有9成都能完成賽事,但要在限時兩小時半內完成,踏單車的平均時速要保持在20公里以上,但Kimetto卻要用雙腳不停地跑2小時!

自從美國的Johnny Hayes在1908年倫敦奧運馬拉松跑出2小時55分18秒,成為第1個被正式承認的全馬紀錄之後,紀錄不斷被刷新。Kimetto的新世界紀錄比Johnny Hayes的舊紀錄快了接近53分鐘,平均每年縮短了30秒。隨着Kimetto跑出了2小時02分57秒的成績,馬拉松何時實現sub-2便成為熱話。

任職於美國Mayo Clinic(曾獲選2014-15年度美國最佳醫院)的運動生理學家Michael Joyner博士於1991年透過研究,推算人類最快可以用1小時57分58秒完成全馬。

自從1999年出現首個sub-2:06的全馬紀錄之後,2003年才能將紀錄縮短至sub-2:05,到5年後的2008年出現第1個sub-2:04,再相隔6年後的2014年,我們才見證Kimetto 的sub-2:03世界紀錄誕生,要將紀錄縮短1分鐘,難度是越來越高。

浸會大學體育學系雷雄德博士認為,從運動科學角度,馬拉松是有機會突破兩小時的,因為目前仍有一些未深入研究的空間,包括攝氧能力與跑步效能的關係、體溫調節與能量消耗、體型大小與效能運用等,如果能夠找出這些因素的實際影響,配合科學化訓練,Sub-2是指日可待。

在11 月曾打破超過25項跑步世界紀錄的前男子馬拉松世界紀錄保持者Haile Gebrselassie(2小時03分59秒)在雅典領取AIMS頒發的終身成就獎,被問到馬拉松何時或能否在兩小時內完成,Gebrselassie表示突破兩小時的限制可能在7至10年內發生,但2017年應該不會出現。

早在Nike宣佈「Breaking2」計劃之前,2014年一個專家團隊在英國University of Brighton運動科學家Yannis Pitsiladis博士牽頭下,已啟動了一個類似的「Sub2」計劃並成立了網站,目標是在2019年底前實現馬拉松sub-2。現時與「Sub2」計劃合作的跑手,包括在2016年柏林馬拉松造出2小時03分03秒史上第2快紀錄的Kenenisa Bekele,以及紐約馬拉松最年輕冠軍Ghirmay Ghebreslassie。

運動網站Runner’s World形容Nike的「Breaking2」是個「大膽的計劃」(audacious plan)。雖然衝撃兩小時大關的日期及地點仍有待Nike明年公佈,憑藉Nike的財力物力和精英團隊,如果這個挑戰人類極限的研究能取得突破,將會成為長跑運動發展的強心針,衷心祝願這計劃能夠早日成功。

(本文曾於信報刊登,內容經作修改)

image_pdfimage_pri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