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gsoso_20161209_01

【體路專欄】上星期天參加了由漁農處所帶領的四方亭修路交流團,以及精英越野跑手黃浩聰所舉辦的施樂團越野訓練營。小女子久未入營,也未曾為修路而搬過比自己還要重的石頭,心情七上八下,導致前夜只睡了三四個小時,就開始了一整天忙碌的大帽山越野體驗日。

chengsoso_20161209_02chengsoso_20161209_03從荃灣西地鐵站外,乘搭51巴士於大帽山遊客中心下車,逆走麥理浩徑第八段,經過人稱的「白波波」,即天文台於大帽山的雷達發射站,到達西方亭,約六公里的距離,跑上斜坡有效訓練心肺能力和心志毅力,可多作練習。我們一眾義工在專家指導下,學習如何補修郊遊徑,其時冷鋒襲港,還下起大雨來,但義工們仍堅持在低於十度氣溫下修路,如此難得的機會守護自己所愛的郊野徑很是感恩。我們以冰凍的雙手、溫暖的內心將一泥一石建立、改善排水溝渠、再將植坡一塊塊地填上「光頭地」。我想任何愛山之人也願意出一分力吧?莫説守護,只要不破壞、不拋垃圾已是萬幸!看毅行後的垃圾山徑,是什麼不知羞恥的人所留下?chengsoso_20161209_04chengsoso_20161209_05chengsoso_20161209_07

下午再到附近的越野訓練營,於大帽山青年旅舍施樂園旁,抄小徑上妙高台,其時強風吹襲,體感溫度低於十度,我不斷跑爬,希望跑走冰凍和畏高的恐懼,到達妙高台約海拔七百多米(即大帽山山火瞭望台),鳥瞰荃灣及青衣一帶的景致,美得令人啞言。然後再上大帽山頂,並經過年頭香港100跑手避難的冰封小屋⋯「在那裡跌倒,就在那裡起身」有人突然激動地說。天氣於入黑更加惡劣和寒冷,我們趕緊跑回宿舍,合共八公里。

「最須要恐懼的,是恐懼本身。」我們凖備好面對一連串郊野問題的挑戰了嗎?加油!

(小女子第一本書《跑步時,我孤獨,但不寂寞》將於一月出版,請大家支持!)

 

image_pdfimage_pri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