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05-01stoneshek_teamreebok

【體路專訪】有人說:「傷病是運動員的最大天敵」,但嚴格來說,受傷跌倒不算可怕,因為最令人為畏懼的,是曾經堅韌的意志會被病痛折磨得消失殆盡。香港「體操王子」石偉雄(石仔),過去兩年一直受肩傷所困,但為了奧運,他不知打過多少次止痛針、流過多少的淚與汗。拼盡後雖仍無緣里約奧運,但幸運地「石仔」的鬥志沒被磨滅,手術過後他決心要站起來,誓要重回昔日亞洲冠軍的高峰。
20160905-04stoneshek_teamreebok訪問當天,我們重返石仔兒時母校-油麻地天主教小學(海泓道),甫踏入學校操場,已看見一班上體操課的同學在做自由操。看見石仔,小師弟們都不禁流露出傾慕的眼神,這位亞洲冠軍頓時猶如大英雄一樣。事實上,6歲開始接觸體操的石仔不僅是母校的驕傲,也是香港體操界的傳奇。

20160905-06stoneshek_teamreebok

4年前,石仔與黃曉盈是首位征戰奧運的香港體操代表,雖然未能成功晉級,但到2年前的仁川亞運, 他以黑馬姿態擊敗南韓奧運冠軍梁鶴善,奪得香港史上首面亞運體操金牌,為香港體操隊於亞運作出「零的突破」,而「石偉雄」這名字亦開始在亞洲體操界響起。「亞運金牌對我是很大肯定,那刻我很有火,覺得自己可走得更遠,心裡早已飛到兩年後的巴西奧運。」那一年,他以為自己一切順遂。

「去巴西測試賽前三個月,我連手都舉不起,但為了奧運,我不可以放棄。」

不過,命運就是愛捉弄別人,他站在生涯顛峰,卻偏偏遇上運動員的天敵-傷病:「亞運後我發覺右肩有點不妥,診斷後醫生說是韌帶斷裂,要完全康復就要做手術,但離奧運不夠兩年,我不能停下來。」如是者,他繼續埋頭訓練,但愈搏命,他的手就愈痛:「情況就如一個傷口結了焦,但每天卻要夾硬把它扯開,自己又有心無力,當時真的很折磨意志。」別看石仔總在人面前掛著陽光笑容,但其實在人背後,他亦試過痛得哭出來。

20160905-02stoneshek_teamreebok 到了今年年初,他的肩傷開始愈漸嚴重:「巴西測試賽前三個月,我發現自己連手都舉不起,但為了奧運我不可以放棄,當時我要求體院醫生幫我打止痛針,就算醫生已提醒這樣做對身體或會有影響,但我心裡只想搏一次!」最終石仔不顧後果地打了4支止痛針,咬緊牙關,到巴西出戰測試賽。在頭四個項目都相安無事,本以為捱得過,但直到鞍馬環節,他感受到痛楚慢慢湧上:「那時膊頭開始發軟,但我知道已不能想太多,無論多痛都要忍,鞍馬頂得住,但到吊環我根本完成不了落地動作。」沒有劇集般的大團圓結局,石仔只在64名選手中排第55位,傷病偷走了他的夢想。

「這幾年學懂接受,只要做人看開一點,便開心一點。」

看著四年的努力付諸流水,不難想像這究竟有多大打擊,很多運動員都敵不過這心理關口,石仔想過放棄,但因為對體操的熱愛,最後仍決心要站起來。他說,這幾年他不是一無所有:「以前曾想過今屆去不到不如退役,但我真的很喜歡體操!這幾年有很大得著是我學懂接受,很多時不是你努力就會成功,就像今次膊頭影響了發揮一樣,今次不行還有四年後的東京奧運,只要做人看開一點,便開心一點。」
20160905-08stoneshek_teamreebok石仔選擇笑著面對,接受手術後現時已步入康復期,為趕及於明年初可開始復操,他每天都要接受物理治療:「康復進展不錯,但一切都要聽教練Sergiy Agafontsev的說話,一步一步來。以前細個可能會好心急返賽場,就像買『大細』一樣甚麼比賽都去報,但現在大了,所有事都要有計劃。」「石仔」坦言往後會收窄目標, 2017年,他將選定世界錦標賽和世界盃為他復出的舞台。

一顆多耀眼的寶石,其實都是由石頭琢磨而成。經歷過今次傷患的洗禮,雖不知道石仔身體能否回到昔日高峰,但相信這塊跌過無數次的「石頭」早已磨練出無窮鬥志,即使往後的體操路上有多少難關,也無礙它散發出耀眼光芒。

#TeamReebok

圖:徐嘉怡
文:蘇子傑
場地:油麻地天主教小學(海泓道)

image_pdfimage_pri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