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自2014年世界盃後,全球目光都投向巴西。只要巴西有新聞傳出,各地傳媒都借此大造文章。相信各位讀者都大概知道奧運前夕的新聞,在此不詳述。

20160809-02RIO-volunteer

開幕禮當晚,完成上半場的工作後,我跟組員們隔著鐵絲網,向正從Maracanazino步向Maracana場館(註一)的運動員喝采。數十分鐘後,終於等到香港運動員經過了。怎料,我還未開口向他們打氣時,旁邊傳來了親切的廣府話。

「香港加油呀!」

Akina與Otto是到聖保羅參與義教的準大學畢業生。他們得悉奧運開幕,與兩位來自墨西哥的同伴特地乘搭十二小時長途巴士到里約,希望一睹香港運動員的風采和聖火的光芒。

運動員看過了,可是聖火卻看不了。即使他們問我及其他義工,我們的答案都是:「這是機密,我們不會知道。」

20160809-03RIO-volunteer

當他們失望地坐在街上,正在為「斷水斷糧斷電」煩惱之時,我跟一位本地義工從當晚分配給義工的晚餐盒裡的乾糧給予他們一行人。(註二)我亦為他們提供「尿袋」讓他們的電話充一下電,使他們還能夠召車回旅舍。一輪寒喧後,與他們道別,並叮囑他們在巴西萬事小心。

20160809-01rio_volunteer

我們港澳義工聚會時,不時會自嘲自己「很天真很傻」。明知巴西有虎,偏偏為了這次機會,自費向巴西進發。遇見他們,我才知道原來還有人跟我們一樣。

雖然,我們已經長大。但是,我始終相信我們應該保持一點傻勁,才不會被營營役役的生活吞噬。

 

註一:一般Maracana(馬拉簡拿)所指的是Maracanã Stadium(馬拉簡拿運動場)。實際上,整個馬拉簡拿是一個場館區(Complex)。整區除了用作足球項目決賽及開閉幕禮的運動場外,還包括今屆排球賽事的Maracanazino及一個不符奧運標準的游泳場館。

註二:當局為奧運義工提供每天一頓膳食。然而,若遇上馬拉簡拿運動場舉行活動。(如開閉幕及綵排)當天的膳食則改為午餐盒或晚餐盒,內有三文治、薯片、包裝蛋糕、威化餅、水果一個及一支飲品)

image_pdfimage_pri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