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mingtai_longjump_20160723-2

【體路專訪】深呼吸,全速起跑後跌在沙池一刻,香港跳遠代表陳銘泰腦袋一片空白,裁判宣讀8米12的成績,這位在田徑場上皮膚黑黝、身材瘦削的小將,僅差3厘米就達到奧運會標準,但這足以跳過兩架私家車的距離,把他成為52年來首位踏上奧運會田項場上的香港人。一跳8米背後,是陳銘泰日復日從沙池跌下再爬起的成果。

每次用盡全力一跳,跌落沙池的一刻最好腦袋一片空白,如果還有時間去想剛才的動作怎樣,那一跳一定不會好。

「每次用盡全力一跳,跌落沙池的一刻最好腦袋一片空白,如果還有時間去想剛才的動作怎樣,那一跳一定不會好。」陳銘泰憶述今年5月在香港田徑錦標賽第一次跳到「8米計劃」的一刻,也記錄了兩年來與教練陳慧賢及港隊總教練Anthony Giorgi一起奮鬥的見證。「記得當時什麼都沒想到,爬起來是有想過,會否過了8米這目標?」

chanmingtai_longjump_20160723-3

2013年陳銘泰還就讀中學,一次學界比賽跳出打破塵封27年的香港紀錄,那年5月,「阿泰」開始到香港體育學院接受訓練,展開了「8米計劃」。「其實一直沒想過今年就去奧運會,那時Anthony Giorgi根據數據,我的力量還可提升,就開始想跳進8米並不是夢想,可以實行的,我們就希望這幾年好好訓練,我一直還以2020年東京奧運會為目標。」直到2016年初,愈跳愈遠,他開始想,「當距離奧運標準只是差3厘米,原來我也可以努力達標。」陳銘泰7月獲得「外卡」,成為第二位參加奧運跳遠項目的香港人,第一位香港跳遠代表是朱明,於1964年東京奧運會成為首為香港跳遠代表,他當年以6米41,於奧運會上排名31位。

旁人看7米至8米,有如數字上0到1的分野,香港以往從沒運動員跳過8米這「高牆」,但他從7米99的香港記錄,一躍進步0.13米,兩周內兩破香港紀錄,更等同上屆倫敦奧運的銅牌成績,數字、紀錄一蘿蘿,但他都笑笑擰頭。

chanmingtai_longjump_20160723-4

「每項運動本身就是數學系,每次跳遠都要計算力量、速度、爆發力、心態等,這些項目有好數據,就自然有了好成績。但其實我沒理會成績是否與上屆奧運銅牌一樣,我只知道兩年來,可以與我們的團隊為了這『8米計劃』努力,每次都看著自己進步,證明自己可以跳得更遠,這是最開心,最令我繼續跳下去的原因,跳遠好像是我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跳遠隊友每次練習後都要洗走身上的沙泥,但「阿泰」每次跳進沙池,使勁爬起來,拍拍黏在雙腿的沙,就用鋤頭爬平了剛才插進的沙洞,他笑說:「隊友會沖走沙先走,我以往練習後就趕回宿舍,拍一拍就可以,我都習慣了。」沙是跳遠的一部分,爬平沙洞亦然,也如他所說,這些細節自然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筆者在旁問:「每天跳畢還要重覆爬泥的動作會否很累?」「朦豬眼」一如以往鬆鬆膊說:「有時練得累要再爬沙的話就會討厭這動作,但練習不常一個人訓練,有隊友輪流做,還OK。」然後他又快快走出沙池,重回跑道準備第二跳。

每一跳總有不完美,每次出發前,只能想出最完美的節奏,盡力去做,不要讓自己後悔。

「其實六跳當中,好玩之處就是每一跳都要不時反思,一場比賽一小時要跳六跳,你根本沒時間再去分心。每次跳完後,就要保持上一跳的水準,再在技術及力量上加強,一想多了,肌肉會緊,步會錯,仲衰!」他的平實性格,運用在跳遠上,如虎添翼。Practice makes perfect,但「阿泰」說在跳遠這舞台,沒有完美,只能無止境的追求:「每一跳總有不完美,落池或起跳的動作都總有改善空間,每次出發前,只能想出最完美的節奏,盡力去做,不要讓自己後悔。」

跳到奧運,陳銘泰的名字在離開學界場後再被關注,除了要在奧運會上跳出個人海外最佳成績,他還有一個已經達到的目標:「田徑是有田項有徑項,上屆4×100米接力男子隊令香港人知道香港人也可跑進奧運,今次可以帶出香港的田項也可以做得好好這信息,希望可以為香港田徑隊的發展打下強心針。」跳過兩輪私家車成為香港第一人,但謙厚的他,還是將團隊放在第一位,把香港田徑發展放在那個比他跳得更遠的位置。

chanmingtai_longjump_20160723-1

文:徐飛
圖:Brian Production LTD.

拍攝後記
Brianching今集《#奧運英雄》請來擁有近二十年新聞攝影經驗,曾任職本港多間中、英文傳媒機構的著名運動攝影師程詩詠(Brian Ching)為香港跳遠代表陳銘泰操刀。

Brian認為拍攝照片除了水外,沙亦是一樣難度:「今次最難影是沙,因為拍攝最怕的不是水,是沙。構圖時一直希望找一些讀者較少見的鏡頭角度可以令讀者較少見的畫面,所以今次我將相機插在沙中,拍下陳銘泰插進沙池中的一刻、表現出跳躍的感覺。」

chanmingtai_longjunp_13840637_10153746813620777_814844404_o_rio2016_rioolympic_20160725

為了保護好相機,Brian將相機放進防水袋後安插在沙池中:「將相機放在沙中,因為未能即時透過觀景器設計構圖,但透過canon最新的1DX MARK 2的新技術,透過手機及ipad連線後,就可看到到觀景器,方便移動及擺位,亦調較到光圈快門,加上閃燈的配合就可以凍結影像。」

chanmingtai_longjunp_13639781_10153746813600777_1397063177_o_rio2016_rioolympic_20160725

chanmingtai_longjunp_13835783_10153746813660777_166901407_o_rio2016_rioolympic_20160725

chanmingtai_longjunp_13835683_10153746813565777_965165320_o_rio2016_rioolympic_20160725

他亦指每一跳前都與運動員溝通得仔細,以免因落池位置不同而受傷。 至於兩張主相都在沙下面拍攝跳遠的感覺,Brian希望帶給讀者一種飛翔、飛得很遠的感覺,「加上這不是正常人看到的角度,故希望利用這特別的方法帶出跳遠運動的動作。」

相關專訪:

體路里奧專頁面世
《體路》於里約奧運會期間將遠赴巴西現場直擊採訪奧運會,成為本港首間採訪奧運的的網上媒體。為帶來最新奧運港隊消息,《體路》里奧專頁於6月15日開始至9月中,一直為讀者報導最新港隊戰報、香港奧運英雄專訪,亦有奧運項目介紹,歷史資料等,今個暑假,與你一齊 #撐起港隊! 專頁:http://rio2016.sportsroad.hk

《香港里奧英雄專訪》由寶礦力水特全力支持

banner_POCARISWEAT-3

image_pdfimage_pri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