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根鮑華曾經分別以球員及教練身份,為德國贏取世界盃冠軍(互聯網圖片)

碧根鮑華曾經分別以球員及教練身份,為德國贏取世界盃冠軍(互聯網圖片)

【讀者投稿】「紅褲子出身」這句說話,套用在球隊教練方面,就是由球員晉身教練者,才能對球隊訓練工作,有瞭如指掌的效果,這在很大程度上是正確的。不過,曾經是好的球員,不代表可以擔任好的教練,畢竟,當球員與當教練,兩者的性質是有顯著的分別的。

當球員的,很多時都可以不用思考得太多,只需賽前作出準備,臨場時跟教練及隊友配合,就可以完成任務了;當教練的,賽前、臨場、賽後都需要有充份的預備,他更需要給球隊設定短期、中期以至長期的訓練目標及達致目標的方法,更需要具備與個人以致群體相處的技巧等等。

一般的教練法,可以根據體能、技術、戰術、心理及倫理五方面,給球隊作出準備。單從這五方面入手,已經可以有很多學問,然而,教練法可以說是一門藝術,真的要做到由技入道者,都可以被人引為典範,作為參考及學習的對象,這通常都沒有一定的公式可循,亦跟個人的背景、性格及修養有關,因此,任何人要學習成為一位優秀的教練,都必須有個人特色,絕不可以盲目學習、依樣葫蘆!

有足球凱撒大帝之譽、曾經分別以球員及教練身份,為德國贏取世界盃冠軍的名宿碧根鮑華 (Franz Anton Beckenbauer)可謂是紅褲子出身又能執教球隊取得卓越成就的典範!他在1990年帶領統一前的西德隊參與世界盃時,是沒有教練執照的,其時曾一度引起爭議;對於以嚴謹著稱的德國人來說,破格起用碧根鮑華擔任教練,可說是對教練工作作為一門藝術的一個說明,就是不能一味只顧著標準的程序去辦事吧!

碧根鮑華在足球場上的自由人 (即進攻型清道夫) 角色,給足球運動留下了重要的啟發及影響。碧根鮑華的教練哲學及風格若何,筆者實在很有興趣探究,可惜的是有關文獻似乎不多,在一篇2006年的訪問中,他表示讓球員為自己、為球隊、為家人,而不是為教練而比賽,是一件十分自然的事,這給人感覺到,好的教練都有一種誘導球員自由地發揮其潛能的特質,這應當就是教練的一種境界。

講到教練法,不能不提美國的殿堂級籃球教練約翰伍登 (John Wooden) 及他的成功金字塔 (Pyramid of Success)。曾經十次帶領 UCLA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 贏得 NCAA (美國的國家大學體育協會) 冠軍的 John Wooden,於1960及1973年,分別以球員及教練身份,入選「奈史密斯籃球名人紀念堂」(Naismith Basketball Hall of Fame),成就卓越輝煌。

John Wooden 的成就,可不是一蹴而就的,早於他還是一位高中的籃球教練時、尚未接任UCLA 教練一職前,他花了十五年時間,建構他的成功金字塔。對他來說,成功不是比賽的勝負或是最後的分數,而是個人在其中所付出的努力,這跟他的父親從小對他們四兄弟的教導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Don’t worry about being better than somebody else, but never cease trying to be the best you can be.”。因此,John Wooden 對成功下了一個這樣的定義(註1):

成功是一份心靈的平安

這份平安是知道你盡了全了

成為你所能成為的最優秀的人

而擁有的自我滿足的結果

圖片 1

驟眼一看,成功金字塔的每一個磚塊 (構成金字塔的長方體) 及灰泥特質 (金字塔兩側的斜坡),似是一套人生哲學,多於一套教練法的理論。筆者認為教練工作,其實就是John Wooden 的人生哲學的一個延伸;就以忠誠(Loyalty)為例,他終其一生,持守對其妻子的忠誠,結婚五十三載,從沒有過不忠,其妻過世後,他在每月的二十一號,會給她寫一封情信,這習慣維持了二十五年之久。

正是品格的力量,成就了 John Wooden 的教練事業;兩位先後在 UCLA 籃球隊受教於 John Wooden 的NBA 名宿,渣巴 (Kareem Abdul-Jabbar) 及比爾沃爾頓 (Bill Walton),均對 John Wooden 推崇備至。比爾沃爾頓認為 John Wooden 不只是教波,還建立他迎接人生的挑戰: “Of course, the real competition he was preparing us for was life……He taught us the values and characteristics that could make us not only good players, but also good people.” 渣巴認為 John Wooden 對他影響深遠: “The wisdom of Coach Wooden had a profound influence on me as an athlete, but an even greater influence on me as a human being. He is responsible, in part for the person I am today.”

John Wooden 自己曾經承認,他在籃球戰術及戰略方面,表現只是一般,他真正擅長的,是分析及激勵隊員,幫助他們在籃球場內及場外,發揮潛能,這是他認為較諸賽場上的勝利,更有成就感的地方。

心理學家 Carol S. Dweck 在其著作《心態致勝》 (Mindset: The New Psychology of Success) 中,認為 John Wooden 是屬於擁有成長心態 (Growth-Mindset) 的教練,這種心態使人熱切學習、擁抱挑戰、忍受艱難、接受批評,更懂得從別人身上得到啟發,因此能夠獲得更高的成就。

以中國人來說,像 John Wooden 這般全心全意地投入教練工作的,我想起前中國女排主教練袁偉民。曾經帶領中國女排奪得世界盃、世界錦標賽及奧運會冠軍的袁偉民,在其《我的執教之道》一文中,一開始便這樣說:『所有的興奮點都踩在排球上,追求需要入迷。入迷使張蓉芳、鄭美珠超人。人活著總感到有壓力,並非壞事。天天看到不足,才能天天去競爭,「不安定感」伴我八年。』

袁偉民對排球的入迷,反映在他對隊員的思想及情緒方面,均有細心的觀察及深刻的思考。郎平及陳招娣兩位女排名將,都曾經因為在球隊的補課環節中,在主動提出協助隊友完成指標的情況下,反而被袁偉民的「不合理」要求激怒了。這樣故意的挑動隊員的情緒,在袁偉民眼中,是對隊員情緒的訓練,拿捏不好,是會產生很多反效果的。袁偉民認為『教練員要叫隊員尊重自己,首先要學會尊重隊員;教練員要隊員給自己面子,自己首先要給隊員面子;在這個基礎上,嚴格要求才可能得到落實。嚴厲的態度,生硬的面孔,苛刻的語言,並不代表嚴格。』

筆者估計,改革開放初期,中國在運動心理學方面的運用,應當還是比較落後及有限的;然而,看袁偉民的分享,有不少地方,都十分恰當地運用了運動心理學的原則,舉例如下:

『運動員過不了裁判關也拿不了世界冠軍……所以,平時出訪比賽,我們經常不帶裁判,準備挨人家裁判的「整」。』這是調整隊員對環境的觀感的方法,在心理學方面,可以用來適應壓力。

『過早興奮,到了比賽時,要麼過分緊張,要麼反而緊張不起來了。過晚興奮,精力集中遲,容易心理準備不足,比賽中一遇到問題,會突然緊張起來,心理失去平衡。』這是喚醒調整 (Arousal regulation) 的理論。

『我們總是跟運動員說,不管觀眾怎麼叫喊,你們只當是為你們加油。這裏需要一點阿Q精神。』這是專注力 (Attention) 的訓練。

教練的工作也需要有一些哲學的思考。1984年奧運會中美女排決賽的第一局打到十四比十四時,袁偉民換入侯玉珠上場連發兩球,就此拿下第一局。賽後有評論說中國隊使用了秘密武器,奇妙的是,袁偉民賽前這樣回答記者的提問:『所謂的秘密武器,是個適應不適應的問題,對方適應你的打法,就不是秘密武器;對方不適應你的打法,便就是秘密武器。』說袁偉民運籌帷幄,實在是十分貼切的形容。

卓越的教練,都應當是以人為本的,在以勝負為國家民族榮辱的體育文化氛圍中,袁偉民在執行教練職責的同時,始終都有一份教人動容的情懷。當中國女排完成三連冠的霸業時,隊員們才第一次將袁偉民抬起來及抛向空中,事後他這樣說:『是這一雙雙不知打裂過多少次,不知纏過多少膠布的手,把我抬了起來;是這一個個平時曾惹你「生氣」,賽時又叫你高興的姑娘,把我抛向了空中;我有些激動了,八年來第一次……』

說教練的工作有不同之境界之分,筆者一時間想不出一個道理來,不過,以人為本的學問,始終都有一些藝術的成份;藝術是沒有一定的公式的,教練之道亦然!

註1: 中譯本引自約翰伍登 (John Wooden), 傑卡提 (Jay Carty) (2008) 合著; 周奕婷譯, 《伍登教練的成功金字塔》, 臺北市: 天恩.

作者:傅玉麟

image_pdfimage_pri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