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ppuiyin_badminton_Brian000301194 (Ching Brian's conflicted copy 2016-05-16)_20160609

【體路專訪】硬頸,是運動員的天賦,它會領你在運動舞台上堅持到最後,但也會讓你在低潮中迷失走不出胡同。香港羽毛球代表「黑妹」葉姵延,迷失過好一段長日子,在退役邊緣徘徊過,但兩月前被隊友一手拉回來,找回了對羽毛球的感覺,還有不可思議的-三戰奧運會。

「以前我是靠飛撲的打法成名,所以堅持了好久,我就是相信我可以。」

「以前我是靠飛撲的打法成名,所以堅持了好久,我就是相信我可以。」06年多哈亞運會,葉姵延於八強擊敗當時世界第一的中國球手張寧,最終奪得亞運銀牌,一夜成名,那年她才19歲,其飛身救波的拼勁表現,令「黑妹」名字開始與本土羽毛球新一代希望劃上等號。

眨眨眼,「黑妹」已是香港奧運隊中的大家姐,10年後的今天,繼北京奧運、倫敦奧運後,再次踏上里約舞台。訪問當天,坐在對面的「黑妹」瓜子眼、笑容如舊,但百般滋味在心頭。「老實說,你問我,我從沒想過可以再去奧運會了,一年來的奧運周期、20多個比賽,頭半年沒有成績,好迷失,無方向。心內一直都是在捱過每天訓練。」由以往每天準時訓練從不缺席,有一天,「黑妹」開始每天躲起來,不想再看見羽毛球,一避就好幾星期。

yippuiyin_badminton_Brian001241213_20160609

「那時我跟教練說,我不想再練了,我想在奧運前退役,他著我奧運周期未完,不能自動放棄。」聽教後,再次拿起球拍,不過「黑妹」心裡還沒有清醒過來。「當時感覺就是,我覺得以前我都得(飛身撲救),我是靠這種拼勁打法拼出成績來,點解會而家唔得,別人跟我說年紀大了,不能再用這方法,其實一路我都知道,就是心入面沒辦法改變,那段迷失的時間,好痛苦。」

事實上,08年北京奧運前夕,「黑妹」因傷患影響表現,令她在當打之年成績浮沈;2010年亞運,她卻再憑拼勁拼出一面銅牌,其後在傷患下本對2012年倫敦奧運不抱大期望,但再次憑她一下一下撲救,她歷史性闖進了奧運八強,那夜她在Wembley Arena場館跪地大叫的聲音,筆者還言猶在耳。最終她與殺入四強、奪得奧運獎牌,僅一步之遙,但仍平了港女單在奧運的最佳成績。這些戰績,或就是她當年一直堅持的原因。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在2月泰國公開賽前,有一天,魏楠及胡贇看著我只有一貫盲力去打波,死練、輸波、不開心,不停地惡性循環,他們開始叫醒我,由以前靠能力打波,轉變以其他戰術練習,當時就對自己說,什麼都不去想,試一試吧!」那場賽事,葉姵延於次圈面對5號種子的裴延姝,以21:17及21:8勝出,她亦尋回久違了的八強席位。「那場比賽相信是轉捩點,意義不在於進了前八名,是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還可以贏得漂亮,找回了對羽毛球的感覺,證明了我仲可以,只是之前用錯了方法。」

那一役後,「黑妹」彷彿回到起點,開始接受自己:「慢慢跟著這方法,轉變心態,好像找到另一個自己。以前『才叔』(前香港隊總教練陳智才)常說『輕裝上陣』,現在我開始明白如何享受羽毛球,比賽有贏有輸,最重要是打得漂亮。」yippuiyin_badminton_Brian000811204_20160609

飯桌上的奧運夢 

20年前,「黑妹」有天在親戚家中吃晚飯,電現上播來「風之后」李麗珊為香港奪得金牌的一幕,那畫面刻在「黑妹」腦海中:「那時我剛接觸羽毛球,看到新聞,就在想:會否有一天我也會代表香港參賽呢?08年第一次出戰北京奧運,這畫面已浮過腦海,直到今次第3次去奧運,剛好20年,這畫面再次閃過,我還是覺得太不可思議。」

第一次戰京奧,是新鮮;第二次倫奧,因傷戰得艱苦,第三次的今天,「黑妹」平常心下,只怕時間不夠重上最好狀態。「最後階段才知道自己奪得奧運入場券,餘下的賽事愈來愈少了,雖然覺得不夠時間準備,但覺得心裡很平靜,平常心去應戰吧。」

『黑妹咁屎波,早就應該退役啦?』

3次戰奧運,當然沒人會嫌多,但別人問她重覆練習10多年悶不悶,以前的「黑妹」或會想到負面的方向去,今天她笑笑口:「我覺得一切都值得,以前有朋友給我看網上留言:『黑妹咁屎波,早就應該退役啦!』,我都沒太大感覺,因為從來運動員都是自己同自己鬥,教練要我跑12分半,我就要求自己跑11分半,這樣才可去到更高更遠。」值得,是因為她找回羽毛球的方向,「奧運完了我也不會退役,因為還有很多方向去追尋奇秒旅程!」「才叔」名句:「輕裝上陣,創造奇蹟」,是以往「黑妹」回答傳媒目標時的標準答案,但今天,她說,她,終於明白了。

yippuiyin_badminton_Brian001161211_20160609

文:徐飛
圖:Brian Production LTD.

This is box title
Brianching今集《#奧運英雄》請來擁有近二十年新聞攝影經驗,曾任職本港多間中、英文傳媒機構的著名運動攝影師程詩詠(Brian Ching)為香港羽毛球代表葉姵延操刀。

Brian指今次拍攝葉姵延的地點在廣源邨,是為了突出她的香港精神:「我們特別找來她兒時長大的地方-廣源邨,因這地方可表達一個香港女孩由屋邨打出名堂的故事,帶出一種香港精神。」

yippuiyin_badminton_brainching-4

他直言於堅邨拍攝難度在於尋找適合的地點:「為了要突出葉姵延的角色,我們找了一個足球場位置,以及要計算她跳殺的位置在樓與樓之間,令她主體更突出。」

yippuiyin_badminton_brainching-3

另外亦是現場光的問題,令今次拍攝加添技巧:「由於我們非天黑影,故受了不少現場光的影響,故我今次利用了一部中幅的相機中的鏡間快門,將閃光燈同步提升至1/1000秒,除了可將現場光壓暗,同時我不想有現場光影響了葉姵延少部份的動作,因為現場光會令她動作有鬼影。但當閃燈同步至1/1000時,就可以捉實葉姵延跳高的一刻。」

yippuiyin_badminton_brainching-2

同時,因拍攝葉姵延跳殺的動作要一如以往將燈設置更高位置,同時也要提醒葉姵延避免因遷就鏡頭而影響真實的跳躍動作,故Brian於拍攝時要不時提醒「黑妹」保持動作原態,最終在葉姵延信任及配合下,順利完成及克服現場種種難題,令拍攝獲得不錯效果。

13499469_10153670498675777_995904564_o

體路里奧專頁面世
《體路》於里約奧運會期間將遠赴巴西現場直擊採訪奧運會,成為本港首間採訪奧運的的網上媒體。為帶來最新奧運港隊消息,《體路》里奧專頁於6月15日開始至9月中,一直為讀者報導最新港隊戰報、香港奧運英雄專訪,亦有奧運項目介紹,歷史資料等,今個暑假,與你一齊 #撐起港隊! 專頁:http://rio2016.sportsroad.hk

《香港里奧英雄專訪》由寶礦力水特全力支持

banner_POCARISWEAT-r2

 

image_pdfimage_pri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