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06-03wakeboard

【體路專訪】要在水面上尋找飛翔的感覺,出海滑水是個不錯的選擇。26歲的鄭偉南,香港花式滑水代表隊成員。小時候因為無錢買6千多元的滑水板,要靠父親DIY手製一塊才能落水,在水面上跌過痛過,到今天終於能自如地踩住滑水板打筋斗玩花式。現在,鄭偉南除了會代表香港出外比賽,他還有一個心願,希望把花式滑水運動帶給更多香港人。

眼前的鄭偉南皮膚黝黑、身型結實,每天的活動就是練習滑水、教學生滑水及打理媽媽經營的水上活動中心,一天裡幾乎沒有一分鐘離開水,所以更難想像鄭偉南小時候學滑水原來是被迫的。

20150102-01wakeboard

「我細個大約九歲,那時很喜歡踢足球,但爸爸卻要我學滑水練花式,每天放學就要立即回家,放低書包就去練習三小時滑水,再沒有時間踢足球,我甚至試過因此落淚。」這些淚水練成了今天的鄭偉南。當年連在滑板上站也站不穩,如今能夠控制自如,雖然放棄了當年心愛的足球運動,鄭偉南卻找到了如今自己喜歡的——花式滑水。

20140906-05wakeboard

一、兩年後開始學有所成,由被迫變喜歡,鄭偉南也開始跟隨外國教練學習,並去參加一些較低級的花式滑水賽事,在賽事中勝出令鄭偉南更有滿足感,成了他繼續進步的動力。為了讓兒子偉南擁有屬於自己的滑水板,當年做救生員的鄭爸爸月薪只有萬多元,要買一塊6千多元的滑水板並不容易,鄭爸爸決定親手造。

20150102-02wakeboard

滑水運動種類繁多,在香港的滑水賽事中大致分為兩種,分別是Wakeboard和Waterski,前者專門玩花式和跳障礙物得分。後者則分有以速度為主的迴旋(Slalom)、高台跳躍(Jump)及花式(Trick),Trick相當於Slalom和Wakeboard的混合。比起只以比拼速度繞彎,鄭偉南更愛玩花式和跳障礙物拿分的比賽,除了覺得有型外,鄭偉南更享受透過不斷練習花式所嘗試得到的成功感覺。但問他最難忘的花式,竟是最基本的打筋斗:「因為最初學時練了足足一星期才學會,嘗試打筋斗打了有50次,因為每次不成功都以身體打側身落水,跌到身很痛,頭又暈,每晚回家後就像喝醉酒一樣頭昏眼花。」

20140906-04wakeboard

鄭偉南從12歲起便被選入香港隊,在不同級別的賽事獲獎無數。2003年更奪得全國滑水錦標賽青年男子尾波花式滑水第一名,當年他只有13歲。憑著這些佳績,他獲選為2007年第四季香港體育學院傑出青少年運動員。

至於本土賽事,香港一年有兩個大型滑水賽,分別為每年七月的Wakefest及香港尾波花式滑水公開賽,以及十月的香港尾波花式滑水錦標賽。鄭偉南在這兩項比賽經常名列三甲,2013年他更在香港尾波花式滑水錦標賽奪冠,現時在香港排名第八。

20140906-02wakeboard

但七年前在澳洲的一個滑水賽事,令鄭偉南感覺自己只是「井底之蛙」。「那個比賽相等於足球壇的世界盃,高手雲集,那次我未能晉身決賽,但卻發覺自己像井底之蛙,大開眼界。外國的高水平選手會每天在無人的湖裡練習,又會以彈床作輔助訓練,香港的滑水訓練哪裡可以找到彈床?」香港硬件環境輸蝕,就連訓練心態也難跟外國選手相比:「他們有種不怕死精神,可以做出很多超高難度,你無法想像的動作,例如凌空打兩個筋斗或打三個半圈都沒有難度,我頂多只能打一個筋斗或兩個圈,感覺好像永遠都追趕不到他們。」

20150102-06wakeboard

鄭偉南現在每年只會出外參加一、兩個比賽,比以往比賽數目減少,他選擇用更多時間留在香港,開班授課,幫助打理媽媽經營的水上活動中心,希望鼓勵更多香港人接觸滑水運動。但他指由於快艇油錢貴,所以學wakeboard的價格也不能太低,約於每小時550元。

但目前Wakeboard運動還不算普及,除了「入場費」門檻較高,還有場地不足問題:「全港只有西貢、大埔和大潭等較偏遠的地方可以玩Wakeboard,但玩Wakeboard是需要無浪的海面,部分地方根本不適合,政府沒有真正了解過花式滑水需要甚麼場地,只安排給你一個場地就算。」鄭偉南補充:「現時香港認真教Wakeboard的教練不多於30個,我已跟一些國際學校傾談合作,以package優惠價錢讓學生嘗試多種水上運動。」鄭偉南希望由自己開始,著手推廣滑水運動。

20140906-01wakeboard

雖然希望留港推廣滑水,但鄭偉南對挑戰自己去參加比賽仍是有憧憬,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參加世界巡迴賽,在世界各地不同分站儲積分,與全世界高手比併。

20150102-04wakeboard

文:馮子謙
圖:Brian Ching、徐嘉怡(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原文刊於Red Bull

image_pdfimage_print

Comments